ope体育电竞-ope电竞论坛-ope竞猜app

天籁小说 > 网游小说 > 天行 >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一雪前耻
夜晚,酒店KTV。

……

“夕掌门,一起玩吗?”

门口,北冥雪穿着一袭长裙,美丽如精灵一般,吃吃笑道:“你把唐韵和苏希然送回房间了,现在无拘无束了,跟我们一起玩应该也没问题了吧?”

何艺也梨涡浅笑道:“对呀,听说夕掌门的歌喉堪称一绝,我们也想领教一下呢!”

我摸摸鼻子:“怎么感觉你们说的都是反话啊?”

鬼谷子笑道:“那么,一起玩吗?”

“不了不了。”

我咳了咳,婉言拒绝道:“我和林澈、南宫昭打算三个人开个包厢玩,然后……叫几个美女,你们跟我们在一起会很拘束的,所以……哈哈哈哈,你们懂的啊!”

何艺瞥了我一眼,说:“男人有钱就变坏,一点没错,鄙视~~~”

南宫昭哈哈一笑:“何艺盟主,我们就不多留啦,你们包厢几号,我们一会过去敬杯酒。”

“嗯,行!”

……

于是,这一次大家几乎是各玩各的,绯月也带着绯月骑士团的人开了个包厢,我则跟林澈、烟光残照三个人开了一个靠角落的包厢,进去点好酒之后,林澈终于露出了愤怒的神情,说:“我只要不把他打死,都没问题吧?”

“打他有什么意思。”

我深吸了口气:“到时候见机行事。”

烟光残照皱眉道:“阿夕,你确定苟小宁会来我们这个包厢?”

“包厢是虚拟部的员工帮我们开的,苟小宁一清二楚,以他的个性一定会来的,上次他被王-信部长撸了职位之后就一直怀恨在心,这次有机会来羞辱我们一番,你觉得他会错过吗?”

我倚靠在沙发里,抬头看着天花板,嘴角泛起笑容:“不过这一次,他会自取其辱,小澈,你知道该怎么办吧?”

“知道。”林澈一颔首,笑道:“就跟我们当初整**科技的那个打算索要贿赂的品管员一样。”

“没错!”

烟光残照眯着眼睛,说:“似乎……我即将见证奇迹了?”

“哈哈,等着瞧吧!”

“对了,还要叫美女吗?”他问。

“叫你妹啊……”

“哈哈哈哈,我妹在上海啊,一时半刻也赶不过来陪我们喝酒啊……”

“……”

……

于是,三个人自斟自饮,然后插播唱几首歌,而全程林澈的脸色几乎都是阴沉着的,他今天刚刚知道苟小宁上次对我说了什么话,一时半刻心里十分堵,估计就跟我当时的心情一样,突然之间就被恶心到了,整个人都很不好。

就这样,一直喝到了晚上九点许。

“咚咚……”

外面传来了一声敲门,紧接着一人推门而入,终于来了,苟小宁手握一杯红酒,脸上堆满笑容,进来就一阵寒暄,笑道:“丁老弟、南宫昭老弟,咱们好久不见了,从上次国战一别,到现在已经有两三个月了吧?”

“嗯,是啊。”我点头一笑。

烟光残照淡然一笑,沉默不语。

“这次恐怕就不能叫苟主任了吧?”我笑问:“应该称呼什么好呢?”

“叫我宁哥就行了。”

“嗯。”

他在我们对面坐下,嘴角一扬,笑道:“丁老弟,晚宴的时候我又看到苏希然了,比起上次,她变得更漂亮了,而且更有女人味了,你可真是有福啊!”

我皱了皱眉:“关我什么事?”

“瞧你说的。”

他举起酒杯,笑道:“咱们哥四个,走一个?”

“好啊。”

我淡淡一笑,示意林澈、烟光残照举杯,四个人酒杯一碰,随后一饮而尽。

就在放下酒杯之际,苟小宁坐近过来,突然搂着我的肩膀,在我耳边小声笑道:“丁老弟,我上次的建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最近,虚拟部又即将组织一次对韩国游戏行业的友好访问与考察,这又是一次好机会,你跟苏希然说一声吧,征询一下她的意见。”

“这个……”

我强忍着愤怒,扬眉道:“林澈,我想抽烟,你出去买包软中过来,快点。”

“好,马上就来。”

林澈起身出门,我则在转身跟他说话之间悄然打开了手机录音。

苟小宁则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让服务员去买就可以了,没必要自己跑一趟。”

“没事,让他去吧。”

我倒满一杯酒,笑道:“来来来,感谢你上次国战时对我诸多的照顾,咱们干了这一杯。”

“欸,好!”

两人酒杯一碰,再次一饮而尽。

烟光残照则坐在一旁双臂抱怀,看着我们,淡淡的冷笑一声,刚才苟小宁说话的声音不算太小,他和林澈其实都听见了,也同样是压抑着心头的怒火。

我再次给两个人的杯子都倒满了啤酒,手握杯子,看着苟小宁,忍不住把酒倒在他头上的冲动,笑道:“我了解了一下,苟昆在监狱里过得不错,其实按照他的份量,判他一个死刑也不为过,当时抓他的时候他还想反抗,被我一拳放倒,估计连下巴都被打脱臼了,那响声真叫一个清脆。”

“你……”

他原本堆满笑容的脸上转而一脸怒意,但很快再次回复平静,冷笑道:“丁老弟,我压根就听不懂你刚才在说什么。”

“没关系,心里清楚就好。”

我再次举起酒杯,笑道:“来,为了那清脆的响声,咱们干杯。”

“多了,已经喝得很多了。”

苟小宁的脸色愈发的难看,冷哼了一声,嘴角浮现冷笑,道:“其实,说白了,现在的这个时代,什么游戏产业,什么电竞,都不过是下九流罢了,说到底只是一个玩游戏的,虚拟部高看你们一眼,说你们是英雄,你们才是,否则什么都不是,所谓下九流,都是藏污纳垢的地方,就像是这个包厢一样,洗手间就是藏污纳垢的地方,嘿嘿……说到这,我有点想把自己的污秽排一排了。”

说着,他也不跟我碰杯,放下杯子就朝洗手间走过去了。

“吱呀~~~”

门再次开了,林澈回来了,冲我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我则指了指洗手间,他马上心领神会,掏出口袋里的白色手套就扔给了我,我则迅速戴上,然后对一旁的烟光残照说:“阿昭,这件事你别过问,坐在外面听歌吧。”

“嗯哼~~”

说着,我和林澈大步流星走上前,推开了洗手间的门,映入眼帘的就是苟小宁对着马桶尿尿的样子。

“你们要做什么!?”

他还没尿完,之后被林澈一巴掌推顶在墙上,我们两个谁都没说话,林澈迅速搜身,把苟小宁的手机掏出来,确认没有什么设备,随后朝我点点头:“没有监听。”

“很好。”

我迈步走上前,看着苟小宁。

“你想做什么,丁牧宸!?”苟小宁的脸上不但有狂傲,也有慌张,道:“你别忘了,这里是虚拟部的地方,你做什么都逃不掉的!”

“是吗?”

我目光森寒:“你上次说那些羞辱我,羞辱苏希然的话,不就是冲着我没有录音吗?这一次,你也没有录音,是时候以眼还眼了。”

说着,猛然一抬手,“啪”一声清脆的耳光打在了苟小宁的脸上。

“你……你疯了!”他咬牙切齿。

我冷冷的看着他,道:“说啊,再说一次,当着我们的面说一次,让苏希然陪你三天,这次你怎么不说了?”

“你……你这个下三滥!”

“啪!”

又是狠狠的一记耳光,我看着他已经被抽得发红的脸,说:“希然这么好,你这种狗东西也配眼馋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懂吗?”

说着,我一松手,道:“小澈!”

“明白!”

林澈马上一抓他的后领,猛然将他提起跪在马桶旁边,直接把他的脸按进了马桶之中,笑道:“来吧,尝尝自己的尿是什么滋味,老天保佑别是糖尿病啊,否则就让你这个狗东西尝到一点甜头了!”

我淡淡一笑,守在一旁。

足足十秒钟,林澈这才将苟小宁的头部从马桶里薅出来,只见他一脸的水和尿液的混合物,狼狈不堪,不停的喷水。

“丁牧宸!”

他声嘶力竭,怒吼道:“我一定会报警,我一定会让警方把你们抓起来,你们……你们逃不掉的……你们逃不掉的,老子要让你们坐牢!”

“是吗?”

我冷笑一声:“老子就是干刑警的,会让你抓到把柄?外面的监控已经口香糖封了,刚才我们干活的时候全程带了手套,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是我们干的,甚至我们都没有接触过你,你到哪告我去?倒是你刚才说电竞、游戏业是下三滥的话,我已经录下来了,等着瞧吧。”

“哼,狗东西!”

林澈猛然一把将他推倒在洗手间的角落了,两人推门而出。

“哼……”

门外,烟光残照看了一眼,有些冲动就走上前:“阿夕你别拦着我,让我踹这狗逼一脚!”

“别啊,会留下脚印的,也是证据。”

“也对也对,还是你考虑问题谨慎。”

“走了。”

“嗯!”

……

身后,包厢里传来苟小宁打电话的声音:“给我过来!你们都给老子过来,我要弄死他们!我要他们死得难看!”

林澈冷笑一声,出门往左一指:“咱们从这边走,这边的监控全被我摆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