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论坛-ope竞猜app

天籁小说 > 其它小说 > 柯南之所谓记者不好当 > 第两百五十四章 欺诈的银色(一)找死
    “记者吧。”

    “……嗯?”贝尔摩德一时没反应过来。

    “医生太累了,而且我也受够消毒水的味道了。”黑泽银摆摆手,“天蝎说他文章写得比较好,还喜欢到处跑,就挑中了记者这一个比较轻松的职业。”

    贝尔摩德:“……”

    你们两个医学名校毕业的大学生跑去当记者?脑子没瓦特吧?

    “天蝎……是那个青池上二是吧。”贝尔摩德对这个人印象深刻,他曾跑到克丽丝的片场去给黑泽银送玫瑰花,黑泽银也曾为他冲进CIA本部,搞得她一度以为他们俩人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恩,现在还是这么以为的,“你们关系未免也太好了。”

    “毕竟是我从小到大唯一一个朋友嘛。”黑泽银微微一笑,“而且性格还那么天然。”

    这点贝尔摩德不能反驳,她瞧着黑泽银对青池大概真的是真心相待,从目前的资料上来看青池又对黑泽银忠心耿耿,两人一起跑去当记者那是他们自己的爱情,也没碍着谁,便是以长辈的身份做出了鼓励。

    黑泽银对此表示谢意,聊了一会儿让贝尔摩德把他放下,说他有个邀约需要去赴。

    “哪个美女吗?”

    “有几个,都是一个小剧组的伙伴。”

    “……剧组?你还有戏要演?”

    “锻炼演技,以免在扮演克丽丝的时候露马脚。”

    胡说八道,你那演技顶着她的脸站琴酒面前都可以假装千面魔女了,还需要到什么小剧组去磨练?

    贝尔摩德心里是这么想的,但也知道孩子长大了,总有些秘密存在,她顶多只是不甘了一下自己情报落后了,然后就摆出笑脸和黑泽银道别。

    黑泽银走后没多久,贝尔摩德的车子又出现在了原来的地方,然后追踪着黑泽银前往的方向而去。老实说贝尔摩德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所以就跟踪着她顺手往黑泽银身上添的定位器重新追踪过来了。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十分钟之后,贝尔摩德看着前方再次出现的十字路口,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这小子反追踪的本事又提升了不少啊,哎,真是儿大不中留!

    ……

    黑泽银七拐八拐换了几次衣服之后,从一个试衣间里走出来以后,模样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别的不说,性别就变得很明显。

    黑泽银对着镜子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马尾,然后给自己反扣上鸭舌帽,这才满意点点头。

    俗话说得好,女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的区别。

    黑泽银自从幼时被贝尔摩德带入了圈子,对性别这一方面也看得很淡了。

    无所谓了,反正换装又不能代表什么,只要能达成自己的目的,什么事情都可以去做不是吗?

    何况贝尔摩德说得对,女装的确是能够隐藏自己的身份,自己以这种姿态出场的话,就算是琴酒站在自己面前也认不出自己,更不用说那群暗中监视自己的家伙了,这会儿大概被和自己交接过的青池上二忽悠到其他地方去了吧。

    确认万无一失之后,黑泽银打了一辆车,朝着剧组而去,不过中间发生了一点小插曲。那出租车司机瞧他一副混血儿容貌,以为他不是本地人,看他年龄又小,于是在同一个地方绕了三圈。

    黑泽银连自己是路痴都不会承认,又怎么会觉得自己是个瞎子。

    低声附在司机耳边温柔和悦地说了几句,瞧后者一下子绷紧身体连连道歉,黑泽银嗤笑了一声,这才坐回去,还懒洋洋调戏了一句司机看到他这种大美人不打折就算了还赶着去骨折,这可真是找抽。

    司机顶着尴尬笑脸只能赔笑,然后抄近路把黑泽银送到了目的地,一路乖巧。

    黑泽银临走前还笑眯眯拍了拍他的肩膀,那笑容渗人的,直接把司机惊出冷汗。

    等回过神来他启动引擎就落荒而逃,嘴里还嘟囔:“不就赚你几个小钱嘛,用得着……”

    他话语还未说完便记起黑泽银凑过来的言行,嘴角一抽,闭嘴一言不发了。

    而黑泽银并没有把这个插曲放在心上,反正他就是个麻烦体质,招惹上什么都不意外。招惹上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行,也不需要多大惊小怪。

    赶到目的地,那边的人已经聚齐,正说说笑笑,瞧见他来,其中一个俊美的女郎直接就投怀送抱扑了过去。

    “艾丽西亚,好久不见,我可想你啦!”

    抱了黑泽银满怀的女郎一头淡金色长发稍过肩膀,皮肤白皙如雪,五官立体端正,化着淡妆,身上有淡淡的柠檬香气,穿着蓝衣牛仔裤,露着不盈一握的小蛮腰,傲然的双峰更是直接贴在了黑泽银的身上。

    艾丽西亚是黑泽银如今这个身份的名字,意为重感情的人。

    他这个身份结交到的剧组里面最有气质的就是面前这个活泼开朗的多萝西。

    “我也很想你啊。”轻车熟路地接住了多萝西,黑泽银笑着给了她一个拥抱,“换了一个腮红啊,很适合你嘛。”

    “人家天生丽质,什么妆都好看嘛。”多萝西灿烂一笑,“艾丽西亚你也是哦,今天的香水味道超级迷人呢,我爱死你了哇!”

    “喂喂,多萝西,咋们大导演好不容易来一次,你可别把时间都霸占完了。”这次出声的是一个褐色头发的帅哥,他此时定定看着两人,唇角上勾,将拿着烟的手从嘴边移开,吐出一圈淡薄的烟雾,“艾丽西亚,你这次可放了我们一个月的鸽子,不给我们点补偿可不行。”

    黑泽银松开多萝西,笑着走向褐发帅哥,一把勾住他的肩膀,力道再加上身高差竟是直接把这人往前带的一个趔趄:“行啊,特里沃,等会儿我请客,大家一起去唐人街逛一逛如何?啊啦,克里夫顿就算啦,你腹肌到现在都没练出来啊!”

    特里沃叫的是褐发帅哥,克里夫顿则叫的是又一个被黑泽银勒住脖子的可怜家伙。

    “哇!艾丽西亚你放开我,我就是跑腿的要演员身材那么好干什么!我来剧组才不是健身而是为了吃薇薇安做的便当的!”克里夫顿挣扎起来,一张俊脸憋的通红,却没办法做到像是特里沃那样晃了一下就满脸无语站着,整个人都被黑泽银控制住了。

    这也没办法,剧组里年纪最小的就是这孩子,性格又好玩,贼让人想要欺负,那样子会有一种莫名的爽感——当然,作弄克里夫顿作弄得最厉害的就是黑泽银这小子,其他人可没他那么多恶趣味。

    “艾丽西亚,你是一个女孩子,能不能别那么粗暴?”出声并出手将黑泽银同另外两人分开的就是薇薇安,她是一个个子高挑的女性,穿着贴身的银灰色裙子,衬出较好的身材,容貌算不上多么出彩,却是那种越看越觉得漂亮的类型,她戴着耳钉,打扮成熟,在剧组里也充当着大姐姐的角色,“这种打招呼的方式在我们这里可是很少见的。”

    “我觉得挺有趣的……”特里沃插了一句,结果下一秒就被多萝西翻白眼怼回去了,“得了吧,你就是想趁机占艾丽西亚便宜。”

    “我可没有什么便宜可占。”黑泽银嬉笑着揉了一下抚摸自己脖子吐舌的克里夫顿的脑袋,“哎呀,这孩子的头发手感真不错。”

    “那也不要趁机来占我便宜!男女授受不亲!”炸毛的克里夫顿一下子跳开,和黑泽银拉开数米距离,“你给我滚去拍戏啦!我的机器荒废了那么久都要报废了!维修费你报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