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论坛-ope竞猜app

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上门女婿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迎接
    出门,到海洋馆,正营业着。

    夏梦尽管戴着口罩,墨镜,还是免不了被过度关注。好在海洋馆环境偏暗,一家三口在进去后,倒也没受太大的影响。

    入目周边全都是蓝色。

    茜茜兴奋骑在韩东颈上,用手隔着玻璃,近距离的去碰那些鱼类。偶尔碰到阴影密布的大鱼也一点不怕,若非被禁锢着,都要站在韩东肩上。

    说看豚豚,表演时间还没到,已经乐的找不着东西南北。

    韩东驮着女儿,没忘了反手牵住了女人。

    自动的前行轨带,不紧不慢的往前,仿佛穿梭在蓝色隧道中。

    他没心思看,没心思陪女儿闹。转过头,仔细的打量刚把墨镜摘掉的夏梦。

    额头光洁,眼睛像繁星。

    亮的不含一丝杂质,也亮到让人自惭形秽。

    外物是什么?

    最珍贵的其实就是这双眼睛吧,经历了这么多,还能如此清透,不改本性。

    而现在表面上的好脾气,大概是一种成熟进步后的妥协。

    无端的遗憾,也不懂遗憾什么。

    他往后退,并肩后自然摘掉了女人口罩,迎着她惊讶目光,蜻蜓点水般亲了下。

    夏梦奇怪而触动:“这么多人呢……干嘛。”

    “没事,魔怔了。”

    夏梦挪开视线:“我就不喜欢你这种故意讨好的样子。”

    “不像,感觉你挺喜欢的。”

    “你是自我感觉良好。”

    韩东乐,把女儿放下来抱住:“你不喜欢有人喜欢……”

    “谁?”

    韩东温和看着女儿:“她,脸都凑过来了……去去,没你的事。”

    茜茜求吻不得,主动又去亲,还是被扳着脑袋移开。

    急了,啪的一巴掌打在了韩东头上。生气转头:“不理爸爸。”

    小孩手劲不大,不疼。

    韩东却被打蒙了:“打我干嘛?”

    茜茜撅着嘴巴不吭声。

    韩东捧腹:“逗茜茜玩呐,亲,爸爸亲茜茜。”

    把孩子重新逗笑,他抵着孩子额头:“不能打人的……很疼。”

    夏梦一肚子怨气:“她再打你,打回去便老实了。讲道理没用,以前天天拽我头发,妈脸上到处抓的是痕迹。后来,她拽我头发我也拽她的,她抓她奶奶,我就揍她……”

    “收敛多了。”

    茜茜满心玩乐,被凶也不怕。仗着韩东在,还欠身子,主动摸了摸夏梦脸蛋,试探,拧了拧,在考虑用多少劲儿。

    夏梦眼中有杀气:“拿开?”

    茜茜想拧不敢拧,又得不到爸爸态度。傲娇的仰头,收手不搭理了。

    夏梦虽凶又笑:“熊孩子,跟我有仇一样,总想在我身上沾点便宜……”

    韩东思绪飘扬:“这点跟你一样,有事当时不说,喜欢秋后算账。茜茜这不就是当时不敢反抗,逮着机会就想打回来。”

    “像你,你才是真正秋后算账。再也没你更会算账的人,我折腾你不到一年,你却要报复我一辈子……”

    韩东惊讶打断:“梦梦,眼里有什么?”

    “没有吧。”

    夏梦本能抹了下。

    韩东借机单手把她搂进怀里:“有,有我,有女儿的影子,看到了。想点开心的,人总不能从过去里一直走不出来。你当它是种磨合,是种经历。很神奇的,两个完全不同性格的人,能够走到一块,离不开彼此。”

    “谁离不开你……”

    “是我离不开你,我现在哪也不乐意去。就想在你身边做个忠犬老公,照顾你,照顾孩子长大。”

    夏梦轻拍了他一下:“玩呢,非扯的让人没心情玩。”

    “还端着……”

    夏梦妙目流转:“舔狗,容易一无所有。”

    “就因为一无所有,才不得不做个舔狗。来,笑笑,好好拍张照片,等我去了部队,好时刻拿出来看……”

    “不让拍。”

    嘴里抗拒,在感觉手机咔嚓之前,嘴角含笑摆了个pose。

    韩东连续拍了好多张,小丫头有意见扯了扯他耳朵:“不给茜茜照……”

    夏梦唇角上扬:“这小醋坛子,事妈呀。还有韩东先生你,真不错,对于异性,老小通吃。”

    韩东装什么都听不到,应付给女儿拍了几张,说笑间也到了海豚表演的水池边上。

    ……

    从海洋馆出来已经快中午。

    韩东先开车把孩子送给龚秋玲,后陪夏梦一块去赴蒋中平的邀约。地点是一环境比较好的农家乐,处在相对安静的郊区。

    他听江文宇提过这家农家乐性质的饭庄。

    是一些顶级商人举办私人聚会选择最多的地儿,老板叫章玉,开设这种地方的初衷据说就是为了给自个找个适合消遣的场所。

    车子停稳,韩东俨然是助理,主动帮着打开了车门。

    中午了,这儿一些幽静的植物走廊,基本将阳光牢牢阻绝。很凉爽,空气宜人。

    并肩走在其中,不像来赴约,倒像来采青。

    夏梦见他放松,也是莫名其妙的能够完全放松。盯了眼身后那辆停着的奔驰六百,知道蒋中平已经在里面,随口:“你觉得他有什么目的,有什么必要请我吃这顿饭?”

    “你不分析过嘛,跳不出这几个可能性。见面就知道了。”

    “正经点。”

    “还不正经,专程应你要求换了正装。诶宝贝,你看那边的人工瀑布,多漂亮,一会吃了饭咱们在这转转……”

    夏梦哭笑不得:“就没见过你这种赴饭局,心思却在环境上的人。蒋中平好歹是上京名流,那个刘慧云跋扈如此,在他身边都安安静静的,你一点没感觉?”

    “我又不是没见过他,能有什么感觉。何况,不属值得敬重的那种人。上次东胜事件,他明里暗里拿我姑妈威胁我收手,大意是要跟众合集团总部沟通,撤了我姑妈的总裁职位,十分阴险……”

    “韩阿姨肯定不吃这一套。”

    “她脾气比我爸还倔,拿这个威胁,纯属笑话。”

    “我上次把韩阿姨得罪的不轻……”

    “没事,她主要是疼我,你也不是故意用李瑞阳给她难堪。有空说几句好话,道个歉,不会放心上。”

    “我真的不是故意……”

    “有人来了。”

    韩东拍了拍她肩膀,打断她继续,示意了下前方。

    是蒋沂南父子,还有两个看上去像是重安高层的领导,一块朝这边走来。最前跟蒋沂南并肩的,还有一个陌生,气质出众的中年女子,看上去像是老板章玉。

    迎接?

    亲自迎接。

    韩东定目看着对方,表情转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