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论坛-ope竞猜app

天籁小说 > 网游小说 > 大佬一直爽 > 第二章 大佬一时爽
    眼睛一闭一睁就到了另一个世界,空间的转换就是那么神奇。

    但是,作为体验者的叶然心里一点也不美丽。

    任务一接直接就把人传过来了,这跨世界传送也太仓促了,一点心理准备都不给人。更为重要的是,叶然除了兜里还有揣了个手机外,其他的什么都没带。

    所以说,你们是准备让我赤手空拳的去大军之中教一位皇帝做人要谦逊?

    说赤手空拳也不对,严格来讲不还有台手机嘛,可惜这不是能砸核桃当板砖的神机,它只是一台普通的智能机,能顶什么用?

    古尔丹和克苏恩三个是把我当成他们的同类来处理了,可我又不是真的大佬,不可能像他们那样一人破万军。

    果然,大佬群一点也不好混。

    现在申请退群还来得及吗?

    “快,快,快,就是他。”

    叶然欲哭无泪之际,有声音从一旁传来。他循声看去,只见一队穿着破烂得跟叫花子没两样的人正朝自己跑来,头前带路的那人一边跑还一边指着自己说个不停。

    不会吧,我才刚过来就被那个叫王莽的莽夫给发现了,还叫了人来抓我,速度也太了。

    叶然心里很方,因为他看到那队人虽然穿得破烂,衣服裤子上都是破洞,但他们手里拿的全是真家伙。

    突然有一队拿着兵器的人向你冲来,还不停的指着你说着什么,换了谁来心不慌?

    叶然一转身,迈开双腿就要跑,不过下一秒,他就站住了。

    不是叶然不跑了,而是他发现自己跑不了。

    原来叶然传送过来的地方并不是没有人烟的偏僻之地,而是在一座古代的城池中,在他因为环境变化而发愣的时候,四周已经被人给围了起来。这些人与那队冲过来的人一样,都是一身破烂如乞丐的装束,而叶然之所以不跑,是因为他发现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的眉毛都涂抹了类似于朱砂的东西,染得一片赤红。

    看到这一幕,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这些人全是一伙的。

    进入异世界的时候传送点在人群里,被人围观了怎么破?

    我是不是要完?

    叶然无语望天。

    他发现自己的运气似乎真的不太好,不然也不会刚一穿越过来就陷入绝境。

    对于自己那可怜的武力,叶然心里很有ACD数,现场看到的怎么也得有两三百人,他不觉得自己有突围而出的能力。

    所以说啊,大佬一时爽。

    可惜不能一直大佬,不然就能一直爽了。

    叶然谓然叹息:我要是个真大佬就好了。

    那队人很快跑了过来,领头的那人指着叶然,结结巴巴的说道:“头领,就是他。我刚才看到的,他突的一下就出现了。”

    “闭嘴!”

    自那人身后走出一个青年来,这青年身材颇高,比起他的同伴来要高出一个头。尽管他与其他人的穿着上没什么分别,至少叶然是看不出来有分别,但在人群中这青年却有如鹤立鸡群,显眼无比。

    叶然发现一件奇怪的事,那身材颇高的青年与其他人所用的语言他明明很陌生,但别人一张嘴他就能听懂其中的意思。不过叶然转念一想,自他加入那个神秘的群以后就连古尔丹这个兽人的话自己都能明白,何况是同为人类的青年呢?

    想想也不奇怪,既然是一个群,群成员又来自不同的世界,如果群没有翻译功能,又怎么能让群员间互相交流,群员又如何沟通。

    只是,神秘群的这种能力对自己现在的处境并没有什么帮助。

    叶然不说话,他只是看着那个青年走到自己面前,然后对方弯下腰,很是恭敬的对他施了一礼。

    异世界杀人之前还要行礼,你们确定自己不是王莽派来的逗比吗?

    叶然不解。

    “刘秀见过仙长。”

    咦?

    叶然眉头一挑,刘秀这个名字据王莽所说是他的对头,也就是说自己是被传送到了友军阵营里。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刘秀可不就是叶然的友军嘛,毕竟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敌人——王莽。

    这就很有搞头了。

    是友军的话一切都好说。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刘秀既然表现得很友善,叶然自然不会冷着个脸,他双手抱拳,微笑应道:“刘兄弟不必客气,在下叶然,此来只为助刘兄对付那王莽。”

    刘秀闻言一把拉着叶然的手,喜笑颜开:“我就知道上天会派仙长来助我。”

    这刘秀是不是傻,仅凭我一句话他就信了我,还说我是什么上天派来的仙长,就你这智商也太……淳朴了。

    该说你不愧是名字里带秀的男人吗,秀逗的秀。

    叶然还在腹诽着刘秀这样轻信于人的家伙也敢跟皇帝对着干,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时候,刘秀又说话了:“城中一切皆已准备就绪,只等仙长开坛做法,今日定要那王莽的二十万大军灰飞烟灭。”

    等等!

    这剧本不对呀!

    难道不该是你请我回去议事,然后我拿乔一番,双方你来我往的做几天戏,我再被你的诚意打动,之后再说什么‘吾有上中下三策可破敌军’之类巴拉巴拉的吗?现在这直接拉我去开坛做法是什么鬼?

    叶然一脸懵逼。

    他原本还指望着在玩以上套路的时候拖延些时日,了解一下状况,然后才好想办法呢,结果倒好,这下全没了。

    我从未见过如此耿直之人!

    队友不按套路出牌,我该怎么办?

    刘秀说完就拉着叶然往前走,叶然试着挣了两下,发现对方的力气不是自己能对抗的,只得颓然放弃。

    光是刘秀一人叶然就对付不了,更别说四周还围了将自己眉毛涂成一抹赤色的几百号人。

    即便是落到如此境地,叶然还是没有放弃,他相信大道五十,天演四九,终有那遁去的一。只要能抓住这个一,便能得到一线生机。

    于是,叶然一面被刘秀拉着走,一面问:“刘兄弟,你手上尚有多少可战之兵?”

    挠了挠头,刘秀有些尴尬的低声回应:“尚有三千可战之士……吧。”

    你要是不加最后那个吧字,我就真的信了你。

    所以说,你的敌人有二十万大军,而你手中只有三千不到。

    叶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要是刘秀手里有个几万人或许还能够拼一拼,但只有三千人的话叶然觉得要不然大家用三十六计中的上计——走为上计,溜了得了。

    正想着要怎么向刘秀开口,已经准备掏出‘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十六字真言的叶然发现刘秀的脚步停了下来,他举目四顾,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随着刘秀上了城墙。

    城外营寨林立,一支支盔明甲亮装备齐整的军队正对城内虎视眈眈,那冲天的杀气即使叶然这个门外汉也能看得出这是一支精锐之师。

    叶然回头看了看刘秀和他的一帮手下,这些人穿得破烂如乞丐不说,手里拿的家伙真能算得上兵器的也只有先前陪刘秀一道来的那一百来号人,至于城内其他的守军,有拿着一头削尖的竹子的,也有拿了一根木棍的,更有不少人攥着石头。

    装备差就不说了,武器……姑且算是武器吧,武器落后也不提,可城里的守军一个个吊儿郎当的站没站相坐没坐相,感觉跟土匪山贼之类的乌合之众没什么两样又是怎么回事。

    以不到三千缺兵少甲的乌合之众对上二十万装备齐整的精锐之师,你确定自己是在造反,而不是送人头?

    秀儿啊秀儿,你秀了我一脸。

    从来没有像这一刻,叶然感觉到命运对自己深深的恶意。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