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论坛-ope竞猜app

天籁小说 > 网游小说 > 大佬一直爽 > 第三十七章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叶然看着游戏里的玩家,玩家看着地宫二层的通道,两者都在等待。

    叶然在等玩家与沃玛教徒之间的战斗,玩家则在岔路口严阵以待,紧张的注视着通向地宫二层深处通道的另一端。

    “怎么怪物还不来?”

    有人在抱怨。

    其实也不能怪他,三个玩家小团队在岔路口已经等了近一刻钟却没见到怪物的影子,这一百二十个人里面有人着急很正常。

    解红衣做为其中一个团队的团长,她不是没有听到手下人的抱怨,但她也没有办法。

    怪物就是那样,你不想遇到的时候他们会成群结队的出现,等你想找他们的时候却发现那些家伙在跟你集体玩消失。

    虽然有人抱怨,好在大家作为职业玩家的基本素质还在,并没有人做多余的动作,更不会像散人团那样没有耐心,一旦没有如某些人的意,他们就会抛下团队各行其是,丝毫不管这样做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三个玩家小团队按捺下心中的焦急,依旧在原地等待着。

    在他们身后不少下到地宫二层的玩家带着各种目的在围观,这些人已经从官方的游戏论坛中知道地宫二层的怪物实力很强,不是现在的玩家所能对付的。他们下地宫二层本来也是想着见识一下,或者是碰碰运气,在看到有上百个玩家组团等着怪物自投罗网后,有人想要看热闹,也有更多的人是打着捡漏的心思。

    玩家们不清楚为什么这次的怪会让他们等那么久,叶然则不然。说来也是不凑巧,三个玩家小团队进入地宫二层的时候恰好赶在一支沃玛巡逻小队离去的尾巴上,刚被巡逻过的地方想要再有巡逻小队过来,还真要等那么久。

    “来了!”

    有排在最前面的玩家听到地宫通道内有脚步声由远而近,他们眼睛一亮,精神振奋。

    等了这么久怪物终于出现了,场中的玩家立马打起精神,准备迎接战斗。

    叶然扭了扭脖子,开启了看戏模式。

    解红衣赶在怪物出现前向自己的临时盟友再次确认:“还是按照我们先前的商议,由我的人发动第一轮攻击,嘲风接第二轮,皇族的人拉剩下的那个。大家都是玩职业的,我红月的人相信你们不会拿自己的信誉开玩笑。”

    由职业玩家组成的游戏工作室吃的就是游戏这碗饭,要是商业信誉坏掉了,那谁还敢来跟你谈生意?

    坏了商业信誉就是在砸自己的饭碗,像这样的事当然没人会去做。

    是以,听解红衣说完之后,其他两个小团队的团长都对她做出了回应,表示他们这边肯定不会有问题。

    当然,任何事情一旦加入商业考量,那它就是有价的,工作室的商业信誉也是如此。不过这次的事明显没那个价值,不值得大家破坏自己的商业信誉。毕竟像沃玛巡逻小队这样的存在,沃玛地宫二层里多得是,为了几个小怪就坏了自己的名声委实不值。

    在地宫通道内,有三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玩家的视野内。当看到这三个身影时,等在岔路口的玩家纷纷握紧了手中的武器,这三个身影正是他们要等的怪物。

    当玩家看到沃玛巡逻小队时,沃玛巡逻小队也看到了他们。

    入侵者!

    走在最前面的沃玛战士低吼着,迈开大步朝玩家冲了过去。

    就是这个黑皮怪。

    解红衣拉开弓,一箭射了过去,闪烁着寒光的箭头直取沃玛战士的眼睛。

    沃玛战士长着牛一样的脑袋,他们的眼睛也与牛眼无二,又大又圆。眼睛向来是属于生物的弱点之一,沃玛战士在冲起来时还牛眼圆睁,这么大的弱点解红衣岂能视而不见?

    利箭虽快,却无法伤到沃玛战士,在利箭射至前沃玛战士一偏头,躲了开去。

    尽管一击无功,但解红衣的这一箭依旧成功的激怒了沃玛战士,让他把注意力落在了攻击自己的解红衣身上。

    很好,引怪成功。

    解红衣打了个手势,她和她的团队主动退入了岔路口左边的一条通道。

    盯着解红衣的沃玛战士毫不犹豫,也跟着冲了进去。冲在最前头的他根本就没注意自己身后的动静,他的同伴火焰沃玛正被嘲风的团队引到右方的通道里去。走在最后的沃玛勇士由于没有受到攻击,他的行进路线没有发生改变,依旧朝着占据地宫二层入口那条通道的皇族工作室团队而去。

    利用岔路口的地形,再用不同的团队攻击不同的目标,将一支沃玛巡逻小队给整个拆分开来,这个想法不错。

    叶然看得暗暗点头。

    虽然总共都是一百二十打三,可大家集中在一起,不说不同的工作室配合度够不够的问题,单是沃玛地宫的地形就不允许那么多玩家摆开阵势。将沃玛巡逻小队一分为三,尽管玩家和怪物的数量都没变,可三个四十人团各个都能找到最适合战斗的地形不说,还能让分开后的沃玛教徒们只能各自为战,无法互相配合。

    四十个刚一转的玩家围攻一个二十来级的沃玛教徒,胜算不可谓不小。

    提着自制木盾的玩家顶在最前面,沃玛战士一爪子拍了上去,强横的力量让木盾应声而碎,那持盾的玩家手臂垂了下来,看样子是被震断了骨头,疼得他龇牙咧嘴,额头冷汗直冒。

    虽然受伤不轻,可那个玩家毕竟挡下了沃玛战士的一击,最重要的是,他成功的活了下来。

    借着这个玩家争取到的时间,后方的解红衣等人放箭的放箭,捅枪的捅枪,各种攻击朝着沃玛战士招呼过去,在沃玛战士身上留下了十数道细小的伤口,有腥臭的血液从伤口处渗出。

    别看这些伤口很小也很浅,它代表的意义是不同的。

    能划破沃玛战士体表老牛皮般坚韧的外皮,在其身上留下伤口,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它代表着解红衣的团队中负责攻击的玩家是能对沃玛战士造成破防的。

    只要前排的玩家顶得住,能破防我们四十个人磨也磨死他了。

    手臂被震断的玩家后退一步,他的空挡立马被另一个玩家补上,没有让沃玛战士抓住机会破开玩家的防线。沃玛战士只能挥动利爪对新补位的那个玩家攻击,而这一个玩家的木盾质量要好不少,它没有在沃玛战士的攻击下破碎,只不过裂开了几道拇指粗的裂缝,看那情形应该还能再顶一击。

    解红衣高喊:“前方的注意补位,受伤的退下来,长枪手和弓兵朝怪物的要害攻击。”

    说话的同时解红衣手下没有半丝停顿,嗖嗖两箭直取沃玛战士的双眼,也正是她的攻击逼得沃玛战士不得不用一只手挡在脑袋前,护住自己双眼,每次攻击只能挥动一只手的沃玛战士威胁减弱了一半不止。

    “盾战士都顶住了!手废了就用背上的大盾去顶,都不要怕死,我们这么多人,哪怕只制造伤口,流血也把这东西给流死。”

    解红衣一边说话一边射箭,她箭法精准,带给沃玛勇士的威胁最大。

    也正是有了她的存在,沃玛战士必须留几分力进行防守,使得沃玛战士无法全力攻击,以至于前方的盾战士受伤的多,挂掉的却一个也无。

    解红衣每射一箭都能让沃玛战士的怒气飙升,让沃玛战士恨不得将她撕成碎片,无奈她在队伍的最后面,不杀光拦路的玩家沃玛战士完全无法触碰到她,直把沃玛战士气得暴跳如雷。

    看到这里叶然就知道战斗的结果了。

    那个沃玛战士看似攻势凶猛,每一击不是碎了玩家的盾牌,就是让盾战士们很是受伤,但他始终没能击杀任何一个玩家。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这么简单的道理沃玛战士也不明白,活该他要完。

    随着沃玛战士身上伤口的增多,其体内血液的流失,他的攻击在变慢,爪上的力度也在减弱,等到他一爪子既没能击碎盾战士的盾牌,也没能震断盾战士的手臂时,叶然便道了一句:“战斗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