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论坛-ope竞猜app

天籁小说 > 网游小说 > 大佬一直爽 > 第五十九章 多么痛的领悟(求收藏,求推荐票)
    苍白的脸色变得红润,虚弱的感觉自身体上消失,仅仅两次呼吸的时间,叶然如同换了一个人,变得精神焕发,这一切都还得归功于小一。

    正是在小一的帮助下叶然才能在回到地球后神速恢复。

    当然,付出的代价是一千信仰之力。

    消耗一千信仰之力换来快速恢复,小一的能力之强令叶然忍不住感慨:泰坦科技的造物真不是一般的厉害,有了这么强力的辅助难怪万神殿可以满宇宙的浪里个浪。

    有了这等恢复手段,只要备用的能量足够,耗也能把敌人给耗死。

    闭目小憩了片刻,叶然再度睁开双眼时他眼底有金色的光芒闪烁。

    小一的恢复并非万能,它能恢复身体和精神上的消耗,心理上的疲劳它无能为力,后者只能靠自己去调节。

    “小一,我要调看庇护所世界的画面。”

    与古尔丹做聊天群任务耽搁了一整天,叶然现在很担心荒野营地的情况。

    如果他估算得没错,应该是有玩家同恶魔遭遇上了。

    事实上玩家不只与恶魔遭遇上了,他们还交过了手。

    荒野上一支奇怪的团队正在前行,他们一面走一面留意着四周的动静,看情形是在搜寻着某物。

    之所以说这支团队奇怪,乃是在于他们的团队组成既有人类,又有穿着兽皮衣套着兽皮裙的类人生物。

    在庇护所世界,人类与类人生物虽然有所交集,但像这支团队般分工明确,且还能保持配合,行进间有说有笑的,那还真是不多见。

    不消多问,这就是一支玩家团队。

    嘲风领着五个半兽人战士走在团队的最前列,身为团队长的他一边走,一边与同伴说着话:“大家都警醒着点,我不相信解红衣会那么好心的给我们提供恶魔的信息,这其中必定有诈。”

    一个叫妖七的半兽人战士挠挠头,不解的问:“老大,既然有诈,那我们为什么要来?”

    似乎是挠到了痒处,妖七手上又加了把力,把头皮挠得簌簌作响。

    “我去,老七,你又把触觉调整到了百分百!”嘲风瞪了妖七一眼,训斥道,“好了伤疤忘了疼,沃玛地宫遭的罪你又忘了?”

    “撸猫撸狗的见多了,但撸自己的……啧啧。”

    “对啊,你叫什么妖七,干脆叫撸七算了。”

    其他的半兽人战士接腔调笑着。

    妖七冲这些家伙龇牙:“什么撸自己,挠头发的事能叫撸么?”

    你说说这是什么队友,管天管地管空气,还管人挠头了不成?

    人活着没点小癖好跟咸鱼有什么分别?

    想着,妖七又使劲挠了挠。

    感受着头皮在手指抓挠下的触感,他一脸满足的眯起了眼。

    还是游戏里好啊,根本不用担心挠多了掉头发,想怎么挠就怎么挠,一个字——爽。

    就在此时,嘲风发现前方的草丛有金属反射的寒光。

    不好,有埋伏!

    “准备战……”

    还没等嘲风把话说完,草丛中有红色皮肤的怪物挥着短刀扑出。

    这些怪物身高约一米,酷似人形,但头上长了颗恶魔的脑袋,表明了他们的身份。

    任务目标出现了,解红衣居然没骗我!

    嘲风有些意外,他本来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而来,未曾想解红衣竟这般实诚,提供给他的是真情报。

    业内不都说解红衣为人精明,做事从不吃亏,想在她手上占便宜难如登天的么?

    嘲风心下不免奇怪。

    果然,传言不可信呐。

    “啊!”

    凄厉的惨叫吓得嘲风一哆嗦,把他的思绪完全拉回到了战场上。

    妖七双手捂在两股之间,在地上痛苦的翻滚,好在他尚算有一分清醒,知道往后方滚,得到了队友的接应这才未被怪物补刀击杀。

    看着妖七受伤的部位,嘲风等人齐齐一个激灵,默默的为他哀悼起来。

    怪物的身高只有一米,所以他们扑出来后短刀袭击的部位就很魔性了。

    挨上一刀立刻就能体会什么叫全天下的男人都明白的痛苦。

    但是,为什么我的内心毫无波澜,还有点想笑呢?

    难道我是一个没有同情心的人?

    嘲风与其他人对视着,确认过眼神,都是幸灾乐祸的人。

    谁叫妖七这二货分心的,其他人都没事,就你一个受了伤。

    我们是探路先锋,为团队的其他成员趟雷的存在,随时可能遭到攻击的好不好,你分心他顾能怪得了谁?

    “盾战士抗怪,其他人伺机进攻,注意怪物的攻击点。”

    嘲风迅速安排战斗,又抽空问了句:“妖七怎么样?”

    战士挨刀太正常不过了,但是伤在那个部位的话还是关心一下的好。

    “没事,死不了。”

    有同伴将妖七拖到后方,粗略的查看后见他血条只去了三分之一,于是大家都放下了心来。

    这一放心之后,紧随而至的便是一轮调侃。

    “以后我们不能叫妖七了,得改口叫七公公。”

    “听听这呼嚎,多凄惨,多情真意切,简直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妖七愤愤的指着众人:“你们还有没有同情心了,我怎么就跟你们成了队友?”

    有个弓箭手正站在妖七身边,射箭的同时还伸脚踢了踢妖七:“别卖惨了,拉回荒野营地让安达莉儿一治疗,不还能长出来吗?”

    “嗷!你在踢哪里,我是伤员。”

    妖七嗷嗷直叫唤。

    桑心了,这群破队友,贼损。

    我现在退团还来得及吗?

    弓箭手嘿嘿坏笑着,冲妖七挤了挤眉:“说说,你有什么感想?以后还开百分百触感吗?”

    开个大西八啊开!

    妖七悔不当初,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出,他说什么也要把触感调到最低。

    唉,这是多么痛的领悟!

    “你现在乖乖躺好就行,等战斗结束了给你开个门,回去治疗下又是一条好……”

    弓箭手还没说完,就见妖七突然硬撑着爬起身,脚下一发力,朝自己的方向合身撞来。

    “你发什么神经?”

    弓箭手赶紧往旁一躲,他本以为妖七是恼羞成怒了,却不想自己的那一躲恰好避开了扎向后背的短刀。

    “后面也有怪物!”

    救了队友的妖七只觉胸口一痛,紧接着脖子上一凉,他所见的最后画面定格在两个红色的怪物狰狞而得意的笑脸。

    得,省了一张回城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