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论坛-ope竞猜app

天籁小说 > 网游小说 > 大佬一直爽 > 第七十六章 古尔丹,我来砸你场子了
    不同的世界有不一样的时间流速,就拿地球和庇护所世界来说,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便全然不同。

    叶然对卡西利亚斯所说的他有事要处理并非随口一说,而是真的有事。

    这事不是别的,正是利用不同世界间时间流速的差异来变相的增加自己的时间。

    同样是过一天,地球上是二十四小时,当叶然进入庇护所世界后,地球上过二十四小时他那里就要往上翻数倍。

    在他进入庇护所世界的一个月后,在玩家无法到达的神秘地宫最深处,有人声传出。

    “小一,荒野营地的情况如何?”

    “荒野营地建造中,预计完成时间为四十天后。”

    一个营地修两个多月是不是太久了?

    叶然心中疑惑,不过一想到修营地的玩家几乎都没有经验,便不值得奇怪了。

    这些人呐,一点紧迫感都没有,不抓紧时间修好营地,看沉沦魔卷土重来时他们拿什么防守。

    “玩家现在实力如何?”

    “一转玩家十三万六千七百三十一人,二转玩家三千六百人。”

    相比二转来说,被一转任务卡住的玩家更多,因为那需要扎实的基本功。

    二转就好办多了,实在领悟不了技能的,想办法弄本火球术也能糊弄过去,只不过要升到二十级在沉沦魔无意继续进攻的情况下得多费不少时间。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经历过与毕须博须的大战后,玩家这才感觉到自己平时练级的速度有多慢。他们都在期待着下一次的大战,盼望着恶魔的再度进犯。

    可怜毕须博须还不知道,他正全力召集的沉沦魔大军在玩家眼中只是一个个会移动的经验库,枉费他一心想要雪耻。

    玩家的实力已经如此强大,沉沦魔奈何不了他们,荒野营地的安全不用再担忧。

    至少短时间内是如此。

    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放心了。

    叶然的声音在神秘地宫最深处悠悠回荡:“我要降临德拉诺。”

    “开启降临。目标:德拉诺世界,状态:亲身降临。”

    可以随时进入不同的世界,利用各世界的时间流速差让自己的修炼时间是别人的数倍,对其他人来讲已是金手指级别的存在,而在叶然这里不过是诸多能力之一。

    “降临完成,权限者已到达德拉诺世界。”

    叶然举目四望,发现自己降临的位置是一座高山之中。此山林木茂盛,到是个遮掩行藏的好地方。

    古尔丹就是在这里接收的我发给他的红包吧。

    那么,他的落脚点在附近的概率不小。

    “收集附近的信息,能定位到古尔丹最好,不行就关注兽人的活动踪迹。”

    等待了片刻,叶然调出光屏,看着上面显示的两个圆点,他发现不出所料,小一果然定位到了古尔丹。

    叶然打了响指:“我要兑换。”

    玩家在沃玛地宫击杀了沃玛教徒后进行的兑换能让叶然收集到具现沃玛的材料,他们在庇护所世界杀死的沉沦魔最终结局又何尝不是变成了材料?

    寂静的山林中有一排排人影出现,他们披甲带刀,尽管无声的站在原地,一股煞气却直冲天际。

    似是察觉到这些不速之客不好惹,山林中的猛兽毒虫们都放低了声音,整座高山由寂静变为了死寂。

    又没人规定用沉沦魔兑换的材料就必须拿来具现沉沦魔,小一有材料,还有数据,为什么不造人?

    要知道被叶然改名为兑换模块的最强帝王系统的余留部分,里面能够兑换的兵器铠甲和转职兵符全都是为人类量身订造,如果叶然具现沉沦魔顶多给他们换把武器,而且还不一定称手。

    弓骑步,三个体系总共三千人,收集兵符对人的提升数据足够了。

    “人齐了,那么……”叶然画了一个圈,“开始吧。”

    被圈在其中的空间豁然洞开,竟形成了一道小型的空间之门。站在门的这一侧,叶然可以清楚的看到对面的情形。

    粗大的硬木混着砂石泥土构建成了一堵厚实的高墙,这墙高二十米,上面站着好些放哨的兽人。

    在墙的正中位置有能容纳数骑并行的通道。

    从通道口往里看,可以见到一座座走简单路线粗犷风格的建筑。

    这赫然是一座兽人的城镇。

    不!

    以兽人的生产力水平,这应该是他们的要塞。

    叶然手一挥:“上!”

    隆隆的马蹄声打破了兽人要塞的平静,一队接一队的披甲骑兵从空间之门中杀出。别看他们连人带马都披着铁甲就以为他们速度很慢,实际上在冲锋的时候披甲骑兵的速度可不弱。

    “什么人?”

    有兽人试图阻止披甲骑兵,他刚跑过去就被撞翻在地,紧接着无数马蹄踏过,让他彻底融入了大地母亲的怀抱。

    “敌袭!”

    墙上警戒的兽人哨兵从变故中惊醒,他们一面高喊着,一面拿起武器攻击披甲骑兵。

    要说这兽人也是勇猛,有兽人看披甲骑兵要冲进要塞来,他们竟直接从城墙上跳了下去,尽管摔得七荤八素却强忍着疼痛一瘸一拐的试图关闭要塞大门。

    让你关了门那还得了?

    有手斧从披甲骑兵身后掷出,抢在兽人关上要塞大门前命中了他们,在一阵利刃入肉的噗噗闷响中,兽人们带着一身的伤不甘倒地。

    没等第二批兽人下来,披甲骑兵已从大门处呼啸而过,杀入了要塞内。

    不好!

    看到敌人杀了进来,负责守卫的兽人大惊失色。他们很清楚,由于他们没能将敌人拦住,导致敌人突袭进了要塞,会有不少族人因为被杀了个措手不及而倒在敌人的屠刀下。

    “该死,他们是哪里来的?”

    兽人哨兵一面怒骂着,一面组织还击。他们仗着城墙的优势居高临下,朝披甲骑兵射出一支又一支利箭。

    别看兽人的箭很粗糙原始,箭头大多是野兽的牙齿和打磨后的尖石,可它沉啊。足有两指粗的箭矢堪比破甲箭,纵使披甲骑兵一身重甲也免不了被射得身形连颤,部分骑兵甚至跌下马来,被后方收势不住的战友踩踏而亡。

    叫你们冲,我们也不是吃素的,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见自己的攻击奏效,兽人哨兵心中大是解恨,可惜还没等他们乐上多久,一片阴云兜头罩来。

    那是仅以皮甲裹身的连弩骑兵。

    在他们身旁,是腰间系着手斧,双手提着狼牙棒的蛮骑兵。

    骑兵们身后,护着弓兵的步兵大队正快步前行。

    站在这一头看着空间之门对面燃起战火的兽人要塞,叶然打开聊天群。

    叶然:“@古尔丹,我来砸你场子了。得意.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