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论坛-ope竞猜app

天籁小说 > 网游小说 > 大佬一直爽 > 第一百二十章 尸体发火(感谢为本书投出第一张月票的书友)
    日正中天,太阳毫不吝啬的将无穷的光和热洒满大地,燃烧自己以哺育世间万物。

    金色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却又不热,温度正好。

    漆黑的山洞中,尸体发火看着从洞口透入的阳光,心中想着:是个晒太阳的好天气。

    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他正欲迈开步子,好好享受一下,可脚还没抬起来,他却又停住了。

    晒太阳是他生前的爱好,那时候的他觉得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是一件美妙而又享受的事情,但是现在则不然。

    幽幽的叹息着,然而这叹息出口之后与自己想的不一样。那嗷的怪异之声好似野兽的嚎叫,它在提醒着尸体发火——你已经死了。

    是啊,我不再是个活人,现在的我只是一个僵尸。一个在同恶魔的战争中死去,无尽的怨念与浓烈到极致的不甘让灵魂无法安息,又被地狱恶魔从死亡的深渊驱赶回人世的亡灵。

    如今,我操控着这具腐烂的躯体,尽管灵魂还是那个灵魂,身体还是那具身体,但生与死的界限早已在战死的那一刻做了划分,一切都随之不同。

    阳光!

    这该死的阳光!

    尸体发火的叹息变为了怒吼。

    他恨,恨这阳光让他想起了从前的美好;他恨,恨自己的灵魂被困在这腐烂发臭的丑陋躯壳中;他恨,恨自己死了别人却还活着。

    他更恨那地狱魔神让本该安息的亡魂无法安息,使得英勇战死的自己还得为生前的敌人所驱策。

    这种恨意在熊熊燃烧,始终令尸体发火的灵魂处于暴怒状态,而愤怒的燃烧会吞噬人的理智,让人陷入疯狂。

    亡者对生者的憎恶,被恶魔驱使的不甘,想要解脱却又无能为力的愤怒,它们冲击着尸体发火的灵魂,正将他仅剩的那点理智一点一点的消磨。

    等到理智消耗殆尽的那一刻,尸体发火就将成为一具只凭本能行事的僵尸。在他自己的感觉中,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原本为保护人类而战死沙场的英雄却在死后成为了恶魔麾下的一名刽子手,真是莫大的讽刺。

    尸体发火惨笑着,僵硬的肌肉让他的笑容看不到半点感伤,只剩下了狰狞。

    他知道在自己无力抵抗地狱魔神的力量成为僵尸的那一刻起,自己的命运就已注定,可他不希望荒野之地的那些自己生前同族的命运也被注定。

    希望他们能见机离开,这样就不会对上我们这些可怜的亡灵了。

    尸体发火静静的站在洞中的黑暗处,从洞口照入的阳光落在前方,距离他也就一步之遥。

    前进一步就是光明,然而我却只能永坠黑暗。

    悲哀吗?

    是的,确实挺悲哀的。

    痛苦吗?

    是的,无尽的痛苦在啃噬着尸体发火的心。

    憎恨吗?

    是的,为什么我英勇的战死却要承受这样的折磨。

    世道为何如此不公?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尸体发火双手抱头,翻腾的怨念将他内心中最后一丝人性吞没,当黑暗驱逐阳光将山洞变得漆黑如墨,当冰冷充斥整个山洞,一位从地狱归来的亡灵英雄诞生了。

    叶然抬头朝一个方向看了一眼,那里正是尸体发火藏身的山洞所在。他刚才分明感觉到有个气息变强了,由二十级的英雄生物变为了六十级。

    尸体发火这是彻底沉沦了,他仅剩的人性消失,剩下的只有一具被亡魂所操控的尸体。

    一个人类英雄沦落到这等地步,让庇护所世界的其他人看了会怎么想?他们还能保持坚定的意志,誓死抵抗地狱恶魔?

    连死了都不得安生,那么活着的人要怎么办?

    迪亚波罗不愧是地狱魔神,心理战玩得挺溜。要是荒野之地的玩家真是庇护所世界的本土人类,对上尸体发火士气非得受影响不可,可惜迪亚波罗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会有玩家这种存在。

    视线落到光屏上的某个地方,叶然看到冲在最前面的玩家已然遇上了敌人。

    黄晓洋策马行于队伍的最前方,他小心的注意着四周,那齐人腰高的荒草丛谁知道会不会有怪物。

    荒野之地草丛遍布,偏生还长得那么高,处处皆是适合伏击之所,一个不小心就得落入怪物的包围圈中,由不得人不小心翼翼。

    事实上,哪怕你玩家再小心,面对怪物的时候谁也无法保证自己不上套。

    远处的草丛在晃动,黄晓洋见状立刻大喊:“小心!”

    或许是因为他出声的原因,有嗖嗖的锐器破空声直朝他袭去。

    站在黄晓洋身旁的沃玛勇士跨前一步,黄铜色的身躯将黄晓洋挡在其后。

    叮叮叮……

    有星星点点的火光溅起。

    那是一枚枚寸许长,状如钢针的尖锐物。

    “准备战斗。”

    盾战士唰的一下竖盾在前,将队友掩在身后。

    他们刚做好防御,第二拨攻击袭至。

    钢针也似的锐物撞击着盾面,哚哚之声不绝于耳。

    远处的草丛悉悉索索的晃着,钢针一拨接一拨,丝毫不给人以喘息之机。

    也亏得团队里的盾战士够多,加上又有沃玛做肉盾,这才撑了下来。换做是寻常小队,早就团灭了。

    “都快十分钟了,怪物的攻击怎么还没停止,不会是要把我们耗到死吧。”

    躲在沃玛勇士身后,黄晓洋强自按捺着杀出去的冲动,要不是解红衣一直在示意他等待,黄晓洋可不会这么老实的光挨打不还手。

    “再等等!”

    作为工作室的大姐头,解红衣都那么说了,黄晓洋也只能耐着性子等待。

    钢针攻击持续了十五分钟,这才开始变得稀疏。

    出于谨慎,解红衣并没有在攻击减弱的第一时间出手,而是又等了一分钟,见射来的钢针没几颗了,她这才放黄晓洋他们出去。

    憋了一刻钟的战士们朝着草丛晃动的地方拔腿狂冲,他们的一腔战意需要找怪发泄。

    眼看着一场厮杀在所难免,却不想冲到地头之后,黄晓洋他们纷纷停下脚步,愣神的看了半天,随后便哈哈大笑起来。

    从那反应来看,他们似乎发现了某种很可笑的东西。

    解红衣心中奇怪,走近一看,也不由为之失笑。

    原来草丛中的袭击者不是别人,乃是一只只硬毛大老鼠。之前袭来的并非什么钢针,而是一根根鼠毛。

    只是现在,这些硬毛老鼠全都成了秃毛老鼠,它们的毛全数不见,只剩下光秃秃的身子,蹲在草丛里活像一个个肉球,此时正可怜巴巴的望着玩家,那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模样引人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