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论坛-ope竞猜app

天籁小说 > 网游小说 > 大佬一直爽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抢生意
    都说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那么拔了毛的老鼠又是什么?

    解红衣不知道,反正不是萌物就对了。

    就硬毛老鼠那长相,再肥嘟嘟,肉滚滚,也挽救不回来。

    更何况它们的属性还是亡灵。

    这是一种亡灵生物。

    那阴冷的气息与生者格格不入,与它接近总有刺骨的冰冷如小刀刮在皮肤上,只要是正常人就没有喜欢它的。

    笑过之后,这些硬毛老鼠成了解红衣她们的战利品。

    钢针似的鼠毛被收集起来以做它用不说,就连硬毛老鼠本身也被人用绳子捆成一团,拴好了挂在马鞍上。

    解红衣不怕它们捣乱,没有了硬毛做暗器,这些老鼠的战斗力实在有限。

    至于说它们的鼠毛,看情形一两个小时内还长不出来,这么长的时间足够解红衣将它们派上用场了。

    被硬毛老鼠给阻挡了一刻多钟,解红衣她们不再是第一,有其他的玩家团队赶了上来。

    荒野之地很大,大到能容纳数百上千万玩家在其中活动,荒野之地也很小,小到熟人很容易碰面。

    “哟,这不是红姐嘛。”

    新到的玩家团队中有一人出言,解红衣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

    “嘲风,还有刁民,你们两个搅和在一起了?”

    新来的玩家团队正是嘲风和总有刁民想害朕的嘲风和皇族工作室。

    听到解红衣这么喊自己,总有刁民想害朕不乐意了:“红姐,你这称呼是不是要改改。”

    解红衣白他一眼:“那我怎么称呼你,我叫你一声老总你敢答应吗?”

    说话的时候解红衣的目光已经转到了落花不流水身上,身为职业玩家,谁都可以忽略,就是不能忽略金主爸爸。

    土豪长相再普通也是自带光环的主,而且是金光闪闪,亮瞎人眼的那种。

    跟解红衣落花不流水也曾有过交集,对于红月的能力这位土豪持肯定态度,于是他问解红衣:“一起?”

    解红衣与黄晓洋等人交换了个眼色,笑着反问:“什么价?”

    落花不流水指了指红月的人身边矗立的沃玛教徒:“加价三分之一。”

    这个加价的基数是他付给嘲风和总有刁民想害朕的报酬,解红衣这边因为人手一个沃玛教徒,等于多出了一倍的人手,落花不流水加价很正常。

    要不是因为怪物的战力不如玩家,三分之一的加码可不够。

    “成交。”

    价格合适解红衣很爽快的应承下来。

    对于土豪来说,喜欢的就是爽快。他爽快付钱,你爽快做事,斤斤计较只会让土豪对你敬而远之。

    嘲风和皇族,加上红月,足足三个工作室,职业玩家六七百人之多,这么一支队伍已经足够打上一场战役了。

    落花不流水本身的战力不强,但他的钞能力是无解的,玩个游戏都能拉这么多玩家为自己保驾护航,土豪果然是BUG般的存在。

    这么一支队伍,数量可不少,加上他们都是二转玩家,想要不引人注意都不行。

    事实上,不只是叶然注意到了他们,作为他们的敌人,荒野之地的亡灵也纷纷向此地聚集。

    憎恶生者的亡灵对活人的气息最是敏感,解红衣他们连人带宠上千个活物聚在一起,其散发的生者气息于亡灵们来说不啻于顶风臭三里,但凡接近方圆二十里以内,想要无视都做不到。

    亡灵们闻着人味就过来了,一群接一群,数量或数十,或上百。

    当远处的草丛簌簌作响时,与硬毛老鼠交过手的解红衣黄晓洋等人最先反应过来,他们在第一时间就解下了拴在马鞍上的无毛老鼠,朝着晃动的草丛扔了过去。

    好在他们扔得及时,还没等那些无毛老鼠飞到最高点,嗖嗖的尖锐物破空声就响了起来。

    本来埋伏在草丛里的硬毛老鼠是要攻击玩家的,可解红衣她们反应太快,硬毛老鼠射出的鼠毛被甩来的无毛老鼠用身体挡下了九成。

    钢针也似的鼠毛扎入体内,挡了枪的无毛老鼠们吱吱直叫。

    听到同伴的叫声,草丛中的硬毛老鼠懵了。

    我们明明埋伏的是人类,怎么会有同伴的惨叫?

    莫非我们的感知出了错?

    硬毛老鼠的愣神让他们的攻击出现了停顿,本该继续的下一拨鼠毛射击没能接上,抓住这个机会,黄晓洋等人发动冲锋,杀入草丛中。

    最强攻击方式是发射钢针似的鼠毛,硬毛老鼠这样的生物属于射手,一旦被战士给近了身,他们所能发挥出来的战力极其有限。黄晓洋他们都没费什么力气,上百只硬毛老鼠全被收拾了个干净。

    红月的玩家因为有过经验,在战斗中的表现比其他两个工作室要显眼不少,看得落花不流水暗暗点头。

    被人抢了风头,嘲风和总有刁民想害朕好一阵头疼。

    自己选哪里不好,为什么非要选这个方向,不然也不会碰上红月的人,要是为此被解红衣把金主爸爸勾走了,我们找谁哭去?

    解红衣可不管这两个家伙怎么想,三人虽是同伴,但也是竞争对手。她红月的人又没有用不正当的手段,大家凭本事吃饭,你本事不行怪得了谁?

    一面让人打扫战场,解红衣一面向落花不流水解释:“这些硬毛老鼠就一身鼠毛最值钱,其他的都没什么价值。”

    说着,解红衣将一根鼠毛递给落花不流水。后者接过手打量一番,又用手指在其上弹了弹,感受了下鼠毛的坚硬程度,回问解红衣:“这些鼠毛跟钢针也没什么分别,如果用它们做成武器,杀伤力不会小吧。”

    闻弦音而知雅意,解红衣接过话头:“如果打造成手弩,再将它们当做弩箭,确实是利器。”

    手弩携带方便,威力不弱,硬毛老鼠的鼠毛纤细,一个弩匣可以装个上百根,多准备几个弩匣负重多不了多少,战斗续航能力却要强出许多。

    以性价比而言,明显可以列入优质武器。

    “我先预定十把,如果好用,我的朋友会来追加订单。”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解红衣心里乐开了花,土豪介绍来的朋友不也是土豪吗?多抱几个金主爸爸的大腿,工作室的收益还能少得了?

    嘲风和总有刁民想害朕脸上带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心里气得想打人。

    被人当面抢了生意,好气啊,气得要原地爆炸啦。

    等等!

    怎么那么臭?

    嘲风和总有刁民想害朕掩住鼻子,他们发现一股熏人欲呕的臭气正愈发浓烈,举目四望,却骇然发现四周不知何时已经被亡灵围住。他们所闻到的恶臭,其源头正是亡灵们腐烂的身体。

    “不好,我们被怪物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