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论坛-ope竞猜app

天籁小说 > 网游小说 > 大佬一直爽 > 第一百三十章 神格利弊
    无形的力量一次又一次的对撞,它们没有引发任何肉眼可见的波澜,但由此带来的后果却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到。

    荒野之地的玩家只觉大地有如患上了帕金森症,抖啊抖啊,抖个不停,抖得没完没了。

    你这么能抖,抖音知道吗?

    大地跟发了疯似的狂颤,可苦了玩家。无法站立的他们东倒西歪的趴在地上,心里已经把源能科技骂了无数遍。

    专为公测大放号而开的亡灵入侵活动结束了,你要庆祝我们理解,可你能不能换个庆祝方式,你这么搞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玩家的感受?

    游戏体验极差!

    玩家的感受叶然当然在乎,不过以他现在的状态,别说考虑玩家的感受,就是连他自己的感受都顾不上了。

    授权小一将自己眉心处的神格当做能量源,让其趁势抽取庇护所世界地狱意志中的死亡规则,在做决定之前叶然就知道这次自己会被弄得很难受,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么的难受。

    憎恶,怨恨,不甘,痛苦,癫狂,暴躁……各种负面情绪越过了无尽的空间,顺着小一对死亡规则的抽取,直接就冲入了神格内。

    而神格就在叶然眉心处,种在叶然的识海里。

    凡事有利就必然有弊。

    以前叶然是享受着神格利的一面,得到的是可以不怕被冲击成傻子,动摇识海本源而大量接收信息的能力。尽管那个过程很痛苦,信息能把他脑子都冲得发胀,但比起得到的好处来,这个副作用不值一提。

    现在,叶然承担的则是神格弊的一面。

    无尽的负面情绪涌入神格内,在对神格造成冲击的同时,也在影响着叶然的识海。叶然只觉得自己如同大海中的一叶扁舟,上有暴风骤雨,下有惊涛骇狼,天地茫茫间,却只有他一人。

    所有的一切都要他一人承担,所有的苦难都由他独自背负。

    叫天,天不会应。

    唤地,地不会灵。

    小石子似的雨点砸得他遍体鳞伤,暴风欲要将他整个人刮离小舟,一个接一个的浪头打过来,直要把他栖身的小舟掀翻,让他葬身大海。

    不直面天地之力,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有多渺小。

    惊骇海浪中,驾着一叶扁舟漂在大海上,个中滋味谁试谁知道。

    叶然现在什么也不想,也什么都想不了,他脑中只余下一个念头,那就死守识海内的一点清明,不让自己的灵智在死亡规则的负面情绪下被冲垮。

    稳住,我能行的。

    苦苦支撑中,叶然仿佛听到了咔嚓咔嚓的异响,好似有什么东西碎裂了。但他现在自顾尚且不暇,又哪里还有余力查看其他。

    就在叶然咬牙苦撑的同时,庇护所世界也发生了异变。

    趴在地上的玩家看到被一分为二的天幕上,那属于金色的一半骤然暴涨开来,它在扩张。由红,黑,绿,灰四色交缠而成的另一半天幕,虽然在努力的抵挡,却依旧在被对方压着不停后退。

    更有敏锐的玩家发现,红黑绿灰四色中真正卖力抵挡的只有灰色。其余三色先是抵抗了一阵,后来见到金色在有意的针对灰色,它们就开始出工不出力,到了后来更是退到了后面,任凭灰色独自奋战。

    这是卖队友啊。

    玩家们不知道叶然与地狱意志的交锋,可就他们眼睛看到的来说,明显是金色的一方爆发,然后黑红绿见抵挡不了便把自己的队友灰给卖了。

    解红衣趴在地上,一面注视着天空中的变化,一面开启视频录制。

    多年职业玩家的经验告诉她,游戏里发生的变化绝不是官方在抽风,很可是官方要借此传达某种信息。现在不收集好情报,等到以后官方新内容放出来了才后知后觉,绝对会慢人一步。

    对于职业玩家来说,别说是慢人一步,只要不能做到快人一步都属于失败。

    芸非云就在解红衣身旁,她指着天空:“红姐,有变化!”

    天幕上,那占据了上风的金色看出了红黑绿三色卖队友的意图,它猛的朝后一退,将之前扩张时抢占的区域让了出来。这就像两个正在角力的人,一方突然撤了力量,另一方稳不住身子便开始向前倾倒。

    灰色没料到金色会来这么一手,它收势不住冲了出去,正好占据了金色让出来的地盘。

    同伴占了上风,后方黑红绿三色却并没有趁机杀上来帮忙,因为它们发现金色的退让并不彻底。后者只是退出了最中间的区域,位于角力点两旁的金色不但没有消退,反而愈发浓郁。灰色一前冲,不是在占上风,而是落入了对方的陷阱中。

    位于角力点两端的金色猛然发力,两翼突进下截断了灰色的后路,完成了对灰色的包围。

    随后,在灰色的剧烈挣扎中,金色裹着它缓缓退去,直到消失在天际尽头。

    整个过程中,黑红绿三色都没有援救同伴的动作,他们好似看客般,目送金色裹住拼命挣扎却不得脱身的灰色消失。

    这个消失可不是玩家以为的他们肉眼看到的消失,而是自庇护所世界消失。

    属于地狱意志的死亡规则被强行抽离,在庇护所世界的地狱意志中,死亡规则不再是它的一部分,其消失后留下的空缺被一拥而上的黑红绿三色瓜分。

    “是谁?”

    当被金色裹住的灰色消失之后,天空中有一个声音越过空间的阻碍,响彻了整个庇护所世界的人间。

    黑色夜幕背后,隐约有一个天使模样的生物在气急败坏的怒吼。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三个让人心悸,闻之遍体生寒的笑声笼罩四野,他们在嘲笑那个天使,后者的吃瘪让他们很是得意。

    幸灾乐祸。

    听到这笑声,玩家心中不约而同的冒出这四个字来。

    天使的影像慢慢消失,笼罩四野的笑声渐渐平息,大地也随之恢复了正常。玩家们这才站起身来,一些人在原地议论着,一部分人撕开回城卷回了荒野营地,去查看营地中是否有新的变化,剩下的则趁势寻找僵尸军的余部,打算再多捞点经验,多爆点装备。

    游戏内的一切很快恢复了正常。

    但,叶然这里又会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