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论坛-ope竞猜app

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带着军需来大明 > 第八十九章 喜胜的怒火
     “这个没有问题,你的和王振的供应我自然可以免费的提供,但是其它太监就不行了。要知道造这个东西成本很大,且不是我们大明之物,乃是来自于海上,明白吗?”杨晨东故作神秘的说着。
      一听到东西是来自于海上,牟木顿时明了。在大明海禁期间,一旦沾染上了那里,便是运费就是极大的开销。“东帅,老奴明白了,我会把这个东西在皇宫中卖出一个高价,毕竟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想要得到,就要有所付出才是。”
      “很好。”看着牟木如此的上道,杨晨东赞许的点了点头。“你回去好好干吧,需要什么只管来和我说,本少爷会尽全力的满足于你。对了,这里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办,这是三个贱籍女子,我需要给他们抬籍,抬成良家子即可,没有问题吧。”
      三张卖身契约摆在了牟木的面前,杨晨东嘴角带笑的说着,“这三个人可能得罪了喜宁兄弟两人,你可想好去做。”
      原本手已经伸出正向卖身契上摸去,忽一听杨晨东之言,牟木的手在半空中就是一顿,但很快就继续的伸了过来,“东帅放心,虽然有些麻烦,那喜宁在宫中的势力也不算小,但一样有很多人看不惯他,只有银子到位,事情不会有什么问题。”
      “那,那就速战速决,需要多少银子事后如实报来就是。”杨晨东点了点头。喜宁的确势大,但若是自己找的这个牟木在大笔银子的帮助下,还解决不了这一点小事情的话,那也就实在没有什么扶植的意义了。他需要的是帮手,能做事情的人,为此他不惜付出代价。但若是对方是一坨烂泥的话,那也就失去了扶植的意义。
      牟木心中也是非常的清楚,这是东帅第一次交给自己事情做。做好了自然前途无量,砸的话,怕是连现在的位置也保证不了了,就算是为了自己,他也需要把这件事情做好了,且还要做的漂亮。
      带着五千两银子,夹杂在成堆的纸尿裤中,牟木离开了。与来时相比,他走的时候似乎胸脯都挺直了不少,看那样子分明有着雄心勃勃的一丝味道。
      ......
      喜胜值守了大半夜,下值时一觉就睡到了中午吃饭,待酒足饭饱,整个人也精神起来的时候,他带着几名手下就直奔兵部员外郎范凌的家中而去。
     昨天晚上,虎芒的突然出现,用着他不敢想像多的金银买走了雪娘子三人的卖身契约之后,范凌就已经有了要把百花堂出手外兑的想法了。
      没有了台柱子的百花堂已然无法有复之前的辉煌,虽然说可以找新人重新的调教,但那又需要多长的时间?自从老父亲范德病逝之后,范家的影响力已远不如前,这也让范凌有了想撤出花街的想法。
      正琢磨找谁去做下家呢?这个时候喜胜来了,虽然出的价钱并不高,甚至还有些低,但范凌依然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就把百花堂给卖掉了。还是那句话,没有了雪娘子的百花堂,已经失去了它最大的价值,及时出手或许才是最合适宜的选择。
      喜胜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的顺利。自己出了一个相当低的价格,就是等着范凌去抬价,尔后大家在讨价还价一番。只要对方不是狮子大张口,差不多的价格他也就接受了。昨天晚上百花堂是如何的热闹可是看在他的眼中,即得美人,又得金钱的买卖怎么看都是合适的。
      可范凌竟然如此的识相,面对自己报出的低价格还是接受了,这就让他在成本上少付出了很多,这一刻他似乎已经看到一座金山摆在自己的面前,当然还有那白花花而可人的漂亮身体在向自己招手。
      从范府离开,拿着百花堂的契约,喜胜与几名手下寻了一地好好喝了一场,他决定先不急于把事情公开,要到了晚上的时候,他在去百花堂,给雪娘子一个惊喜,想必知道了实情之后,那张脸定然是会变得美丽之极了吧。
      一行数人,酒喝的不少,直到最后,一个个身体都有些东摇西晃了,这才互相搀扶着来到了百花堂,只是一入这里,气氛便与昨天大不相同,人虽然还有很多,但都是吵吵嚷嚷的,一个个怒火滔天的样子。
      今天来这里的人,有一些是以前百花堂的常客,但更多的还是为了那两首新曲而来。当他们满怀着期望带着大笔的银子赶到这里的时候,听到的却是雪娘子不见了,连鸨儿姐沐丽丽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众人又哪里肯依,这就一个个叫嚷起来。
      “都乱叫什么?”一看到大堂中那乱哄哄的表情,喜胜将身上的佩刀向面前的桌子上的一放,发出了巨大声响之后大声的吼着。
      这一招的确管用,此声一出,原本有如菜市场那般乱哄哄的场景顿时就变得安静了许多,所有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喜胜,眼中都是疑惑不解,此人又来这里做什么,还耍起了威风?
      一喊震慑到了众人,喜胜是一脸的得意,他喜欢那种被万众瞩目的感觉。
      “行了,都不要吵嚷了,有什么事情和本大人说,本大人来给大家解决就是。对了,忘记和你们说,以后的百花堂就是我的了,这是买卖的契约手续。”为了达到明正言顺的效果,喜胜主动的把契约展示在大家的面前。
      当下有几位有些身份的玩主走上前来,看了那契约之后,都不约而同的点头,其中就有王思这位翰林院的编修。“喜千户,即然这里已经是你的产业,那请问今天晚上还唱不唱了。如果唱,我们当然照样的付银子,该怎么花钱就怎么花钱。但若是不唱了,我等现在就走,你便是在厉害,也休想强行让我等在这里扔下一两银子。”
      王思的祖父可是当今的吏部尚书王直,有着这样的一层关系,他还不至于就怕一个小小的锦衣卫千户,即便此人的哥哥现在很得皇宠,但文人的傲骨让他不会退缩。
      “不错,不错。”有了领头的,下面的人自然是群声附合着。要说花银子大家不怕,可是花冤枉银子,成冤大头,那就非人之所愿了。
      并没有计较王思的指问,一身酒气的喜胜洋洋自得的说着,“谁说不唱了,本大人即然买下了这里,当然是想赚银子,怎么可能会自砸饭碗呢?这样,我现在就去找鸨儿姐沐丽丽,让她安排雪娘子唱曲给大家听,不仅如此,今天还要唱上三五遍,让大家听一个过瘾。”
      为了证明自己这个新老板的魄力和拉拢人心,喜胜大声的宣布着。他的回答也引得来客人大声的叫好,纷纷说喜胜是仗义豪气之人。
      对大家的恭维,更是让喜胜有了一种找不到北的感觉,哈哈大笑之下即安排身边手下去找沐丽丽过来,这一次他要以东家的身份号令众美人。
      手下去的快回来的更快,毕竟不是第一个人问沐丽丽还有雪娘子她们的下落了。
      当手下跑回来小声的在喜胜耳边说了一些什么的时候,就见此人的脸色突然间拉了下来,变得极为阴沉的模样怒吼道:“怎么回事?她们跑了?”
      “是的,一早上就被人接走了。”那手下小心的回答着,生怕喜胜会一怒之下给他一刀。
      “一早上就让人接走了?那是何人所为?”喜胜的酒已经醒了大半,直觉告诉他似乎事情并不是这么的简单。为何自己刚刚下手,别人就抢在了前面,还有刚刚自己可是宣布了事实,他刚成为了百花堂的新东家,手下的花柱子就没有了踪影,这已经不仅仅是断绝他的财路,而是在打脸了,且还是那种极为响亮的巴掌。
       若是这件事情解决不了的话,怕是以后自己就会成为京师众人口中的笑柄,那种后果是任何人都无法接受的。
       面对着喜胜的质问,几名手下自然都是闭口不言,露出了一幅不知所措的模样来。
      “查,去给本大人去查,不管是上天入地,都要给我查出来。”喜胜咆哮的声音响彻在整个百花堂的大厅中,这一刻他是真的暴怒了。
      喜胜怒了,后果是几名手下四散而去,与其一并离开的还有众玩主们,即然曲听不成了,那谁还会留在这里,当喜胜接下来的出气筒吗?   喜胜的几名手下他们当然不是逃走了,而是去查雪娘子她们的去向。要说锦衣卫的实力还是很强的,不到一个时辰,几人就得了消息赶了回来。
      一见手下是兴冲冲而回,喜胜就知道出了结果。当即眼中放着狠光问道:“说,是去了哪里?”
      此时的喜胜感觉到丢了脸面,如今最想做的就是把雪娘子和沐丽丽抓回来,随后用上诸般的手段,让他们好好知道知道,得罪了自己是一件多么后悔的事情。
      “大人,有消息了,说是她们都去了城南十五里外的杨家庄。”一名手下跑上前来,领功似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