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论坛-ope竞猜app

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火爆女君的修仙路 > 期待大黑妞出场


    卫子骏却传音给叶晨曦:“顾骄阳已经向你表明心迹了,你还无动于衷?”

    叶晨曦惊讶地看他一眼,同样回音:“你别问我这些,烦。”

    卫子骏果然不再问了,顾骄阳王应辉二人已经撕破了脸,两个人斗的跟乌鸡眼似的,此次凌云大赛,明眼人都瞧得出王应辉受到了顾骄阳的极力打压。也亏得王应辉沉着应战,底牌一个接一个地使出来,有惊无险地夺得比赛魁首。他夹在中间也是为难。帮顾骄阳说话吧,未免有踩低捧高之嫌,帮王应辉吧,又要得罪顾骄阳,真是两面不讨好。

    有时候,卫子骏都在想,干脆一女许二男得了,反正修仙界,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先例。但一想到二人显赫的身份,这个想法也只能压下去。

    卫子骏又传音:“阿阳对你已经是势在必得,王应辉好像也不肯放弃,你呢?你到底选哪一个?”

    叶晨曦叹了口气,说:“自然是阿辉。”抛开双方的感情不谈,单纯以客观的角度来讲,她与王应辉更合拍些,她在他面前,说话随意,可以不用保持形象,想怎样就怎样,互损互坑都是打情骂俏的体现。王家父母也很开明,也接受了她。而她也习惯了王家的家族氛围,以她的能力和眼界,做王家少夫人应该还能勉强胜任。

    反观顾家,她在顾骄阳面前总有股放不开的不自在,大概是悬殊身份带来的约束吧。至于顾令源,统共也就几面之缘,谈不上熟识。而顾骄阳的母亲钱夫人,叶晨曦可不敢恭维。再加上顾骄阳天之骄子的身份,实在太惹眼了。顾少夫人的宝座,或许能够轻易坐上去,但能否坐稳,她并无把握。而喜欢顾骄阳的异性如过江之鲫,如此优秀的男人,就算已有道侣也不会让她们停止对他的爱慕。说不定还会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

    为了一个顾少夫人的位置,却接收天下女修的妒忌仇恨,这笔买卖,无论怎么算都不划算。

    叶晨曦素来不喜做没把握的事。

    且天下第一城主夫人的位置实在太惹眼了,跌宕起伏的人生并不适合她,而幸福则来源于平淡。

    叶晨曦更喜欢闷声发大财。

    卫子骏暗叹一声,便不再相劝,只是问她今后有何打算?

    叶晨曦道:“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吧。”她的压力主要来自于顾骄阳。这个顺风顺水又尊贵惯了的人,万一无法接受她的拒绝走了极端,那她拿什么来消他的怒火?

    卫子骏叹了口气,道:“你可知,为今这一届顾家为何要亲自接待四大门派?”

    就是顾氏也是不解地看着卫子骏,今年顾家在家中接待四大门派,却把参赛的各城池代表拒之门外,着实让人不解。

    叶晨曦怔了怔,说:“顾师兄好歹也是逆风派弟子……”

    卫子骏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别人不明白,但你应该是最清楚的。”

    叶晨曦张了张嘴,下意识地想反驳,可有些话,又不能说出口,只得无奈闭嘴。

    叶玄夜疑惑地看着他们,说:“怎么,这里头还有咱们所不知道的理由?”

    叶晨曦赶紧道:“没什么,你别听他胡说八道。”

    过了不久,凌双馨也来了。他是来参加青云大赛的,也是六位晋极散修中的一员,且排名最末。

    叶晨曦又拿出一葫酒递了过去,笑道:“大哥怎的知道我在这?”

    凌双馨与卫子骏相互打了招呼,寒暄了几句,这才落座,看到叶晨曦黑黑的脸,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忽然想知道,到时候王应辉见到你后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叶晨曦白他一眼:“就爱看我的笑话,也太没兄长风度了。”又与叶玄夜介绍了凌双馨,“这是我十七姐,叶玄夜,法号含玉。这位是我结拜的义兄,凌双馨,法号,咦,法叫什么来着?含韵?”

    凌双馨道:“对,法号含韵。”

    叶玄夜一脸不可思议地道:“就是那个与顾师兄齐名的天元双骄之一的含韵真人?”

    “天元双骄太抬举了,其实我就是个散修。”

    叶晨曦意外地道:“竟然还懂得谦虚呐,太阳打西边出来啦。”

    叶玄夜却是惊呼一声:“含韵真人?就是那个以通玄初期修为,就一举击败了九炎大陆魔天老祖姬戈融两大弟子的含韵真人?”

    凌双馨纳闷道:“都是几十年前的老黄历了,还拿出来提做甚?再说了,九炎大陆离天元大陆远着呢,你是如何听说的?”

    叶玄夜激动道:“九炎大陆姬戈融是当世最负盛名的绝世大魔头,还是横行天下胡作非为的九大魔头的师父。姬戈融的九大弟子横扫黑白两道,据说在九炎大陆几乎无敌。三十年前,姬戈融的六弟子和七弟子来到天元大陆,不知杀了多少修士,就是四大派中也有不少天才弟子折于此二人,甚至惊动了四大派的各位举霞长老,可惜也拿他们没奈何。据说此人却被散修含韵真人打得落水流水,大涨我天元威风。”

    也正是那一战,才奠定了凌双馨以散修身份却能与顾骄阳齐名的天元双骄的名头。

    叶晨曦震惊地看着凌双馨,连举霞修士都无可奈何的魔头,那实力该有多高呀?她一直知道这个义兄有大背景大靠山,百分百是仙界中人,但只有通玄实力的他,又是如何对付那些魔头呢?看来,当年与他契结金兰,还真是生平最成功的投资。

    凌双馨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也只是幸运使然。”

    叶玄夜不以为然:“人的运气确实有强弱之分,但面对这种举世大魔头,天大的幸运怕也不济事吧?”

    凌双馨说:“真的只是运气好,当时这两个魔头已负伤在身。这才捡了个便宜,不过仍是让他们给逃了。”

    “不管怎么说,你能把这两个魔头赶出天元大陆,使之不敢再进犯,天元双骄的名头,绝对是实至名归。”卫子骏说。

    叶晨曦纳闷道:“原来还发生过这样的事呀,我怎的不曾听说过呢?”

    卫子骏笑道:“好事不出门。你这丫头又一心修炼,没听过也在情理当中。”再是惊天大事件,也不可能人尽皆知,总会有一些消息不灵通或两耳不闻窗前事的人。

    叶晨曦便没再纠结这些当年勇,又问凌双馨,怎么也要跑来参加青云大赛。

    凌双馨道:“我为什么不能参加?这等夺天地之造化,岂能错过?”

    叶晨曦很想说,你这家伙本就是仙界中人,也还稀罕下界的这些造化吗?不过又想到凌双馨下凡来应该是有任务在身或为了混资历,便没再说什么。又讨论起此次青云大赛的名单。

    凌双馨说:“要不要我给大家算一卦?一卦一千枚灵石,很准的。”

    叶玄夜跃跃欲试,叶晨曦却拦住她:“别听他瞎胡说。这种事,还是要脚踏实地才成。”

    凌双馨挥了挥手,从鼻吼里哼了哼,看着叶晨曦黝黑的脸,忽然坏笑一声:“忽然还忘记正事了。”

    “应王应辉的恳求,约你出去与他相会。算起来,你们也在近十年没联系过了,有没有想过人家?”

    叶玄夜立时就担心起来,她与上官未君不管隔得再远,也会隔三岔五以传音符联络的。一对相恋的道侣,就算没法时常见面,也会用传音符互诉相思。看来,那王应辉对十九妹,怕是没什么真心吧。

    叶晨曦不答反问:“阿辉现在在哪?”

    “就在东大街的一处别苑中。要不要去见见他?”凌双馨很是期待他们的见面。更期待起王应辉心心念念的大美人忽然变成大黑妞时将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