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论坛-ope竞猜app

天籁小说 > 玄幻小说 > 剑胆琴心长歌行 > 第二十七章 沧海变桑田
    桂花坊的二层,哪怕不算往外延伸出去,可以用作观景的露台,只说里屋都不小,哪怕四周各种装饰布置一样不缺,并且还在中央放了一张摆放了酒菜的桌子,但两三人待在这里,竟还显得有些空旷。
    余光瞥见那位生了一对桃花眼的虞蟾姑娘真要坐到自己身边作陪,李轻尘赶紧一抬手,语气平淡地拒绝道:“不必了。”
    说罢,他便自然地将摆在自己手边的,如琥珀一样颜色的象牙骨筷子拿起,伸手从面前的盘子里夹了一块清香的鱼肉,又将两边蘸足了料汁,这才一下放入口中,细细地咀嚼了起来。
    一直等李轻尘将鱼肉放入嘴中已经嚼动了几下后,坐在对面,看着就好像一尊高居神坛的黑白泥像一般,一动不动的乾三笑这才道:“李兄不怕有毒?”
    李轻尘喉头微动,咽下了嘴里的鱼肉,然后笑着道:“很小的时候,我便在想,什么时候才能来长安一趟,将那些只听过,却从没见过的美味佳肴全都吃上一遍,那才算不枉此生,滋味如此奇特的鱼肉,就算真有毒,我也认了。”
    乾三笑听罢,没有在这种无聊的玩笑话上多做试探,而是岔开了话题,问道:“李兄真是幽州人?”
    李轻尘手上原本还在夹那桂花糖心莲藕的筷子突然一停,然后道:“自小便在幽州长大。”
    乾三笑双手拢于袖中,又问道:“那李兄来长安,参加这大洛武道会,所为何?”
    李轻尘眉头微蹙,略一沉吟,半真半假地道:“出来走江湖的,总想给世人留下一个名字,如此而已。”
    乾三笑将身子微微前倾,缓缓地道:“真就如此简单么?这次武道会,乃是新帝登基后,朝廷举办的第一届,为彰显大洛的雄厚国力,扎实底蕴,奖励设置得极为丰厚,包括国库典藏的丹药,武库里收藏的各家绝学秘籍,乃至于一些神兵利器,李兄对这些,就没有一点想法?”
    李轻尘放下价值不菲的象牙筷,随手把玩着一个在灯光下看着玲珑剔透,杯壁上的游鱼就仿佛活了一样的小巧酒杯,说了一句可有可无的废话。
    “能拿到手的好东西,我自然也不会拒绝。”
    只听乾三笑轻声叹了口气,然后才道:“跟聪明人聊生意,唯一的坏处就在于此了,罢了,罢了,在下便直说了吧,在下能够帮助李兄打进武道会前十,只不过,之后在下也需要李兄帮忙为在下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李轻尘听罢,有些惊讶地道:“前十?”
    乾三笑抽出了两只戴着鹿皮手套的手,侃侃而谈道:“诚然,以李兄逼退灵猴的实力,起码也得是一位五品入境的内家高手,但在这汇聚了天下英才的大洛武道会上,请恕在下直言,李兄的实力,还是稍有欠缺,李兄切勿生气,请听在下为李兄一一道来。”
    “先说说李兄才接触过的国舅爷府上吧,这位大洛新晋权贵一共收养有十二位螟蛉义子,皆以地支之数作为代号,个个身怀绝技,远非常人可比!”
    “打先一位,号为狂龙,在悬镜司天地人三榜之一的人榜上排名第四,此榜记录天下弱冠之龄武人中的最强者,上榜的一共有二十人,此人位列第四,却并不委屈,因为排在他前面的三人,个个都是世所公认,得承天地武运的绝世天才!”
    “一位,是那脚踩龟蛇,自那天榜刚开,便牢牢占据前二,再没下去过的真武殿主所收之义子,一位,是那号称手握十方雷电,与真武殿主有一二之争的洛阳武神的亲孙子,至于第三位,虽然来历和战绩都极为神秘,就连悬镜司都语焉不详,不过他们既然都这么排了,那自然其道理。”
    “据在下所知,前两个,是绝不会来参加这大洛武道会的,而那最神秘的第三个若是来了,李兄就更无机会,这并非是在下看轻李兄,仅就现在在下所了解的讯息来说,李兄就绝不会是他们的对手,就先说那狂龙,五品大成的修为,虽然从未在外显露过其所拥有的天赐武命,但能够力压恶虎,他就一定还藏有杀招,面对此人,李兄觉得自己有胜算么?”
    李轻尘无需权衡计算双方的实力,便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并无。”
    不是自谦,因为武人之间,尤其是中三品和上三品,哪怕双方只是一个小境界的差距,那也是天壤之别。
    武人走的路,最是取不得巧,那都是靠着努力,一个脚印一个脚印走过来的,同样是五品,但入境和大成就是两个概念,毕竟同样都是在努力修行,同样也都是少年英才,彼此间的丹田气府先天差距也不大,凭什么人家强你一个境界都一定打不过你?
    在这个世界,可没有那么多理所当然的越品败敌,要想胜过比自己更强的人,就必须得是一样一样的小优势累加起来,才能盖住中间那个大劣势,这才是真正的公理!
    乾三笑对这个直白的答案毫不惊讶,应该说,如果李轻尘真就自不量力地说自己一定可以赢,那这场生意也不用再多谈了,一顿酒水钱,就当全倒进了雨花河中。
    世上有一种人,决不能跟他们一起做事情,那就是自不量力的人!
    妄自菲薄,不够自信,或许会让人错过一些本该属于他们的机会,但最起码,妄自菲薄的人不会轻易犯错,可自不量力的就不同了,他们向来都不仅仅只把自己拖入深渊之中。
    得到了自己预料之中的答案,乾三笑继续说道:“这狂龙,就得占据一个位置,而那十二螟蛉义子中,此次还有三人也参加了武道会,一位是足以与那恶虎匹敌的幽蛇,另外一位,是擅长圆光之术的卯兔,还有一位,更是连狂龙都会觉得棘手的金牛,如果李兄不幸对上了这四个人,且不说李兄的实力是否能赢,就算是赢了,那也相当于把国舅爷会得罪死了,这长安虽大,却难有李兄的容身之地。”
    “说到这,那这十人席位便已去其四,而第五人,同样也是这次武魁之位的有力竞争者,在人榜之上排名第六,乃是长安武督的女儿,其实力,在下以为,应当还要在另外三位义子之上!”
    “至于第六人,是那位长安林家的林慕白,第七人,乃是裴家的一位小霸王,也是刚才底下那小子的亲哥哥,剩下三个席位,朝廷历来都会划给交好的番邦胡人以做安慰,所以李兄以为,你能抢谁的位置?”
    还不等李轻尘做出回答,乾三笑便又说道:“大洛国祚绵延,已有一百五十余年,万事万物都在变,这武道会也早已没了为大洛筛选天下人才的初衷,这些所谓位置的排列,后面都有各方家族,权贵在出力,牵扯极大,寻常武人根本就不敢,也不能让他们定下的位置出问题,因为只要入了前十,便可以自由选择加入大洛兵部,刑部乃至于镇武司衙门,这其中的道理,想必也不用在下多解释什么,李兄自然就会明白。”
    李轻尘当然明白,因为类似的话,幽州司那些人,也曾说过。
    这就跟科举取士是一个道理,寻常人家就算是侥幸得了状元又如何,若是没有靠山,外派几年后,没多久就会被官场和皇上遗忘,试问这历朝历代执掌权宰之人,又有几个是状元郎出身,更何况,想得状元郎,光靠文采,够么?
    到了这更看重个人实力的武道会其实也一样,这么多年过去,这背后也早已不单纯了,因为排名所代表的意义太大,各大势力早就在暗地里瓜分完毕了,完全轮不到他们这些在野的武人来崭露头角。
    或许有人会说,这跟科举可不一样,只要你实力够强,考官又不可能颠倒黑白,或是让人直接冒名顶替,但别忘了,这背后牵扯到的势力,本身就是制定种种规矩的人,只要他们想,他们也可以冒天下之大不韪,改掉规矩。
    更何况在这座暗流汹涌的长安城,他们想要弄死一个人,实在是太简单了,不用多的,只需要派出一位上三品的武人,便足以悄无声息地杀死这些所谓的天之骄子了。
    李轻尘很快就想清楚了其中的道理,同时因为一件事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竟然不知道悬镜司还在做这什么天地人三榜,好在他前十多年疲懒,六品修为想来在人榜上是完全不入流的,再加上幽州司应该特意帮自己遮掩过,不然就这么大大方方地用着本名来长安,简直就是找死,试想那些曾以阴谋抹去了他们存在的人如果知道其实还有一个人活了下来,并且到了长安,那他们又会用什么样的办法来对付他呢?
    可悲的是,这武道会竟然也不单纯了,可若不在上面崭露头角,挤进前十的话,他又该如何加入长安司,又如何去查清当初事情的真相呢?
    放眼望去,这偌大的长安城,却是举目无亲,无依无靠啊!
    想到这,他总算是对乾三笑刚才的话多了几分兴趣,这是他头一次主动询问对方:“你保我进前十,那取代的,又是谁的位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