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论坛-ope竞猜app

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顶级神豪 > 第一千八百零一章 林云展示



[]




    二十分钟后,韦翼雕刻完成。

    “韦翼,这就是你的作品?一块废石罢了,自己琢磨老夫上一次对你的指点!”流浪者漠然说道。

    流浪者都懒得对韦翼多指点了,实在是雕刻的太差。

    “下一个,石凯!”流浪者点名。

    石凯上前,亮出石雕开始雕刻。

    “你的问题,还是‘心’和‘神’不够专注,达不到更好的效果。”流浪者一针见血,直接点出问题所在。

    这种拜师学习,除了一开始能教你方法,还能通过指点,指出你的问题所在,然后加以引导,这是弥足珍贵的!

    所以,这种指点的价值,也非常高!

    “下一个,宫柔。”流浪者继续点名。

    宫柔莲步轻移,来到前方,开始雕刻。

    “不错,宫柔有些进步,不过刚劲还是不足,还有,心中要带着热爱去做这件事,而不是带着目的性去雕刻,你如果只以提升神识为目的,去进行雕刻,而不是真正对雕刻产生热爱,那么,你在雕刻这条路上,上限将会很低,不会有太大成就。”流浪者指点道。

    “宫柔明白了,谢师尊指点。”宫柔轻轻行礼。

    “下一个,阎旭。”流浪者点名。

    阎旭上前开始雕刻。

    “阎旭,你的问题有点大,从雕刻中可以看出,你本性阴狠毒辣,但雕刻是一项古老而伟大的技艺,需要心正、心纯,你如果不改变这一点,你的上限,同样会很低,到一定程度,就会卡住无法再提升。”流浪者摇头道。

    阎旭闻言,脸色顿时一变,流浪者的话,显然戳中了他的痛处,但是面对强大的流浪者,他也不敢反驳。

    流浪者心中也有思索,待会儿排名,将阎旭的排名降低,将宫柔的排名略微提升。

    虽然宫柔也有问题,但可以改变,阎旭的这个问题,是因为他的本性,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下一个,司徒元成。”流浪者继续点名。

    司徒元成上前雕塑。

    “司徒元成,你的雕刻有进步,也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力量掌控还有所欠缺,导致雕塑会有细小瑕疵,继续研究吧,雕刻是一条很长的路,你半年时间能达到这种技艺,也算不错了。”流浪者说道。

    “谢师尊!”司徒元成喜不自胜,连忙抱拳。

    “下一个,古流月。”流浪者继续点名。

    古流月上前雕塑。

    “嗯,不错,古流月,你在雕刻上的天赋不错,继续保持,继续钻研。”流浪者满意的点点头。

    在已经展现雕刻的这六人中,流浪者目前最满意的,就是古流月,其次才是司徒元成。

    “好的师尊。”古流月应答。

    “下一个,林云。”流浪者将目光落向林云。

    在刚刚六人中,流浪者最满意的是古流月和司徒元成,但他心中真正期待、看好的,还是林云!

    林云上前,然后拿出一块石雕,亮出刻刀。

    站在石雕前,林云先闭上眼睛,进入静如止水般的状态,让心进入自然的状态。

    片刻之后,林云睁开双眼,手中刻刀飞舞,飘逸而又自然。

    原本银白色的刻刀,此时呈现出暗红色,让刻刀略微软化。

    在这种刻刀略微软化的状态下,每一刀的雕刻,就不会那么生硬。

    当然,有的地方需要突出菱角时,林云也会将温度降下去,灵活变通。

    畅快淋漓!

    林云感觉这种雕刻,让自己心如止水,畅快无比。

    林云享受于这种雕刻。

    “好奇妙,好厉害的雕刻啊!”

    站在一旁观看的宫柔、石凯、韦翼几人,都被林云这厉害的雕刻技艺所惊到了。

    没过多久,一尊雕塑完成。

    这尊成品雕塑,明显比其他六人的雕塑,要好一截。

    “这家伙的雕刻技艺,竟然比我们强这么多?”

    “看样子,他这一次,要蝉联第一,难怪师尊上一次将他定为第一,果然不简单啊。”

    石凯、韦翼几人议论纷纷。

    古流月和阎旭,更是脸色难看,这样看来,林云又能完全领先他们啊!

    这当然让他们心中极度不爽。

    “林云!!!”

    就在众人议论之时,一道暴喝之声,如惊雷般炸响,炸的众人耳膜发痛。

    众弟子连忙扭头看去,流浪者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致,仿佛暴风骤雨快要降临一般!

    不光是流浪者,就连那两位家丁,都满脸怒火。

    “这是怎么了?”

    “师尊竟然突然动这么大火?”

    众弟子都惊讶无比,虽然流浪者之前指点其他人时,看到不满意的地方也会训斥,但从来没有如此勃然大怒的样子。

    就连林云,也有几分惊愕。

    高个家丁先是一步踏出,恼怒道:“林云,你在乱来什么?之前我特地叮嘱你,雕刻的时候只能借助腕力,不能动用外力,包括你的火之奥义!我是不是这么跟你说的?”

    “是的。”林云立正应答。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胡来?你拿我的话,当耳旁风吗?你简直是胆大至极!”高个家丁恼怒喝斥。

    这半年来,两位家丁对众弟子态度都不错,从没黑过脸,又尤其是对林云,更是态度很好,因为这二人知道,流浪者看好林云。

    可现在,他们直接劈头盖脸的痛骂林云。

    脸色无比阴沉的流浪者,也看向林云。

    “林云,在老夫看来,你的天赋是最好的,如此年轻,神识就能达到天级,而且你的悟性也极好,只要你认真修行下去,在神识方面,就算追不上老夫,也不会太差!你的前途,一片大好!”

    “老夫很看好你,对你的期待最高!”

    “而你呢?家丁已经特地告诫过你,你竟然还不听劝阻!还在胡来!竟然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你知不知道,你让老夫有多痛心、多失望!!!”

    流浪者一番训斥,如暴风骤雨般降临下来。

    流浪者非常愤怒,正因为他看好林云,林云犯下这种低级错误,所以他才会如此生气,像排名倒数的韦翼,他都懒得多说什么。

    他的吼声,夹渣着神识波动,令周围空间都凝固,直接镇压在林云身上。

    林云感觉到身体如灌铅一般沉重,脑袋更是更是刺痛无比!

    这点痛,林云倒是不怕。

    但是面对流浪者的如此怒骂,林云心里,显然有些紧张和恐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