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论坛-ope竞猜app

天籁小说 > 玄幻小说 > 好莱坞往事 > 第三百零五章 套皮的电影,作死的导演
    十月四日,夜。

    已有秃顶趋势的詹姆斯-沙姆斯穿着土黄色的西装,站在餐厅门口,翘首远望车水马龙的街道,努力辨析着所有停留车辆,想要尽可能的瞧清每一位入场顾客的面庞,而在他的身旁,穿着白色衬衫的Ang Lee倒是两眼无神的凝视着远方雕像。

    手持麦穗,抬臂前指的胜利女神似乎是所有人都崇敬的神祇,但在Ang Lee的眼里,那骑着马匹,昂首向前的威廉-谢尔曼,才是世间唯一。

    “你在看什么呢?”环顾四周的詹姆斯-沙姆斯终于发现了异常。

    顺着Ang Lee的视线望去,当他瞧见十九世纪阿美利加最伟大的雕塑家奥古斯塔斯-圣-高登斯的作品后,那股子无奈,顿时涌现,“事情都已经结束了,你就别想了!”

    没头没尾的话语让注视他们半天的门童面露诧异,但当钻进Ang Lee的耳中后,却化作略带认同的讪讪之笑,“好,好,好,不想了,不想了……”

    虽点头应答,凝视塑像的目光也随之收回,并且还跟着同伴一道儿环顾找人,但那心不在焉的模样,依旧被詹姆士-沙姆斯轻松捕捉。

    看着那凭借声音的来向而机械式摇头,涣散目光宛若完成任务一般凭空扫视的家伙,戴着眼镜的詹姆士-沙姆斯翻了个白眼,道:“你要是状态不好,那就先回去?”

    “剧本是我翻译的,我可以向他们阐明清楚电影立意。”

    一听这话,本还人神分离的Ang Lee宛若被雷击中,连连摇头,“不用,我没事。”

    “真没事?”詹姆士-沙姆斯面露怀疑。

    “当然。”想要留下的Ang Lee用力点了点头,不仅如此,还强露笑容,嘴硬道:“主要是干等着太无聊了,等他们来了之后,就好了。”

    “放心,我不会毁掉自己的项目。”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詹姆士-沙姆斯也就不强求了,可就在他思索着,等下Ang Lee若是出了纰漏,自己应该如何补救时,随着罗兰和凯特的下车,老友的状态,还真就变了。

    “噢~凯特~我们又见面了~”先前还在那儿cos望夫石的Ang Lee来了精神。

    扬着笑容,主动迎了上去,“和之前比,你的身材更好了!”

    “是吗?导演,你的眼光还是那么的棒!”凯特抿嘴微笑,和Ang Lee握手的同时,也瞥了眼身旁的男人,吐槽道:“没办法,我是无所谓,但是有人在乎啊!”

    女为悦己者容。

    明白其中含义的Ang Lee笑的更开心了,主动向罗兰伸手,道:“在和凯特合作的时候,我就在想,这朵漂亮的英伦玫瑰到底会被谁摘下,要知道,当年拍戏时,她还在临时居住的房间里贴了你的海报,这种强烈和直白不是旁人搞得定的,追求她的家伙必然会先过你这一关,但没想到……最后还是你抚平了她身上的倒刺,这么一看,她算是如愿以偿了?”

    ‘嗯哼?’詹姆士-沙姆斯隐晦的瞥了老友一眼。

    那股子吹捧,让他感慨万千。

    “不,对于我们来说,这都算是心想事成……”罗兰倒是没有在意,毕竟Ang Lee说的是事实,但他还是补了一句,“我一直喜欢的都是最漂亮的那一个。”

    “而在瞧见她的档案时,我就明白自己已经找到了。”

    “噢~”Ang Lee大笑的和罗兰来了个拥抱。

    “哈哈~”詹姆士-沙姆斯也主动伸手。

    凯特更是开心的露出月牙儿般的眼睛,挽住了罗兰的胳膊。

    而罗兰本人嘛……

    他已经捕捉到了周围人投来的探究目光。

    “我们进去吧。”不想暴露的他提议道。

    “好好。”负责请客的两人连声点头,在前引路,带着他们进包间落座。

    点完菜后,简单的聊了几句,不想浪费时间的罗兰便示意二人直奔主题。

    “这就是我在电话里和你说的项目。”

    Ang Lee从手包里掏出一个本子,推到了二人面前。

    白净的封面上,写着晦涩难懂的英文——《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

    在瞧见这个标题之后,凯特的眉心本能紧蹙,光凭字面上的意思,她根本就无法猜到剧本的大致内容,但对于罗兰而言,这玩意实在是太熟悉了。

    不就是《卧虎藏龙》吗?

    事实上,在接到Ang Lee的电话,得知对方有一个Chinese Kung fu的本子要给自己看后,罗兰就已经猜到了这个项目,因为Ang Lee一辈子,也就拍过这一部武侠片啊!

    似乎是瞧出了凯特的疑惑,但又更像是推销自己的灵感,所以在凯特好奇地拿过本子,翻开阅览时,坐在罗兰对面的Ang Lee也开口解释了起来,“这是一个东方的武侠故事,类似于《精武门》那样的武打电影,但故事里的时间,还要朝前推一推。”

    听到这儿,凯特的手顿了顿。

    因为她对东方的历史并不了解,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看懂。

    而就在她犹豫的同时,Ang Lee的下一句话,让她的脸上,显露意外。

    “不过,你们不用因为这是东方故事而为难,如果非要剖析,这其实就是东方武侠版的《理智与情感》,里面的女主角玉娇龙就是按照你之前演的玛丽安娜编写的,而另一个女主角则是按照艾玛-汤普森所演的埃丽诺编写的……”

    “What?”

    一听这话,凯特睁大了双眼,“这不是套皮吗?”

    是的,《卧虎藏龙》说白了就是套皮电影。

    当年,Ang Lee回老家拍《饮食男女》时,有着武侠梦的他就读到了《卧虎藏龙》这部小说,因为父亲三部曲即将收官,没有项目计划的他便想拍一部武侠。

    于是乎,他便让自己的老板徐立功帮忙谈版权。

    但谁也没想到,在筹备《卧虎藏龙》时,索尼忽然找上门来,请他去拍《理智与情感》。

    虽然Ang Lee并没有看过简-奥斯汀的小说,但谁也不想错过这难得的机会,于是他便接下了《理智与情感》,并把《卧虎藏龙》向后顺延。

    在和《理智与情感》的编剧艾玛-汤普森沟通项目时,《卧虎藏龙》版权,也顺利拿下,而等拍完了《理智与情感》后,因为票房的成功而再次收获的《冰风暴》,又让Ang Lee将《卧虎藏龙》继续后延,直至九八年左右,才有时间撰写剧本。

    如果没有这一个又一个的意外,《卧虎藏龙》或许早就被提上拍摄日程了,但正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所以Ang Lee的创作想法,便一变再变。

    和小说相比,电影版的故事,其实被改的面目全非。

    小说里,大侠李慕白和俞秀莲的戏份并没有多少。

    核心主角,就是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玉娇龙。

    但在埃丽诺与玛丽安娜的启发下,《卧虎藏龙》就由单女主大戏变成了双女主群戏,外阴内阳的玉娇龙和外阳内阴的俞秀莲成为了电影剧情的枝干,而从她们的身上,在衍生出李慕白和罗小虎的故事,最终,整部电影才走向充实。

    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没拍《理智与情感》,Ang Lee或许都不会采用双女主的格式,而正是因为他参考了简-奥斯汀的小说,所以《卧虎藏龙》才会在欧美取得两个亿的好成绩。

    因为歪果仁看得懂,并且还觉得新鲜啊!

    飞檐走壁的侠客,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东方的超级英雄,而武侠外衣下的情感内核,还是能掀起全球性‘奥斯汀狂热’的通俗文化,在这种情况下,这部电影会被歪果仁排斥那就是见了鬼了,但歪果仁热捧的同时,《卧虎藏龙》也在东方古国被骂成了筛子。

    当年《卧虎藏龙》上映时,最好的评价就是‘没有李联杰那帅气的打斗,没有徐老怪那飘逸的意境,没有成龍那自然的感觉,故事刻意,硬讲道理,桥段狗血,优柔娇作……’

    至于豆瓣上的评分?

    那是之后才涨上来的。

    而这,其实也是互联网高速发展之后,好莱坞所造成的文化入侵。

    当年一部被喷到稀烂的电影为啥会翻身?

    是因为当时的人们看不懂吗?

    别开玩笑了。

    《无极》十五年了,依旧没人看得懂。

    但当年同样被骂成屎的《英雄》,分也慢慢涨回来了。

    文化创作本来就是个非常私密的东西,有了成绩口碑不行,那口碑终究是会慢慢上涨的,因为人们会因为成绩而多次观看,想要挖掘其中大卖的原因,当各路猜测被自己想要学习的心思说服之后,那就自然会觉得它好。

    可若是成绩不行,跟风踩,也属正常。

    正因如此,在Ang Lee解释完毕,服务生陆续将菜肴端上餐桌时,一边吃一边看的凯特,很快便被玉娇龙的选择所吸引,而等她发现,玉娇龙在家族和爱情之中犹豫不决时,当年演玛丽安娜的拧巴感觉,顿时涌上心头。

    “好吧……果然一样……”

    凯特笑着道:“家族,爱情……这是所有人都难以抉择的两样东西啊……”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玉娇龙也应该喜欢李慕白吧?”

    “剧本中的罗小虎,就是威洛比?而李慕白就是布兰登?”

    虽然只翻了四分之一那个样子,但凯特已经把后面的剧情走向猜的七七八八了。

    Ang Lee和詹姆士-沙姆斯也没有遮掩,点头道:“差不多吧。”

    “感情上面做了略微的修改。”

    闻此言语,心中有底的凯特没再继续翻阅,而是看了眼自家男人。

    发现对方埋头苦吃,似乎并不准备在现场做出投资决定后,掌控主动权的凯特便又问:“虽然是套皮,但六大应该不会介意的吧?”

    “在《尖峰时刻》热映的同时,你们难道不应该找六大寻求投资吗?”

    凯特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了解过剧本后,在圈中长大的她便已经嗅到了异常。

    六大从来不会介意套皮剧本,又或者说,他们最喜欢的就是套皮剧本。

    因为套皮,便意味着皮下的内核,至少曾经成功过。

    而有着成功的先例,投资起来,就更加的放心。

    毕竟,好莱坞追求的就是电影工业化嘛。

    借鉴成功能赚钱,那他们就不会去主动创新。

    所以,凯特便觉得,Ang Lee拿着《卧虎藏龙》来找自家男人的行为有问题。

    按照正常情况,这个本子肯定得先过六大的手,而过了六大的手之后,这个本子就不应该出现在自己面前了,因为六大也能评估出本子成功的几率。

    随着她的发问,本还想继续介绍剧本的Ang Lee面露尴尬,在和凯特对视两眼后,他便调转视线,看向罗兰,而等他发现罗兰在和食物较劲后,之前等人时的焦虑,再次出现。

    脸上露出无奈的讪笑,微微点头,不知该如何回答。

    而在发现凯特并没有转移话题的意思后,他更是目光低垂,注视着身前的餐盘。

    仿佛上面有一朵漂亮的花儿。

    如此情形,也令詹姆士-沙姆斯异常头疼,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这时候不站出来道出实情,那这场商谈,怕是得黄了,“事实上……六大不愿投资我们。”

    “Why?”凯特又迷糊了,“难道他们看不出来这是东方版的《理智与情感》?”

    “还是他们觉得只有《尖峰时刻》这样的搞笑电影才能成功?”

    “都不是……”既然好友不说话了,詹姆士-沙姆斯便替代Ang Lee开口,道:“在你们来之前,Ang Lee和我在门口等候时,他一直在看威廉-谢尔曼的雕像。”

    “你们应该知道威廉-谢尔曼是谁吧?”

    “毕业于西点军校,是内战时期联邦军的著名将领。”

    “而一说起内战,人们最大的印象便是双方的动机。”

    “一开始,北方是为了维护国家统一而战,而后来,则变成了消灭奴隶制的革命战争。”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北方的胜利具有极伟大的、世界历史性的、进步的和革命的意义,但Ang Lee刚刚拍完了一部电影,名叫《与魔鬼共骑》,在这部电影里,他没有刻画大的战争,而是从小人物入手,并且阐述了一个观点……”

    “对于民众而言,这场战争,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当詹姆士-沙姆斯提起南北战争时,凯特还有些奇怪这家伙怎么跑题了。

    但等他说出‘这本没有对与错’的话语后,凯特顿时就撇起了嘴,低头吃起了食物。

    说北方胜利对于普通民众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你这不是找死吗?

    在阿美利加这个国度,南北战争这种东西,只能拍主旋律!

    白的永远是北边,他们只会是胜利者,身着蓝色制服的他们拯救了世界!

    而黑的永远是南边,他们只能是战败者,灰色的制服就是被世界淘汰的证明!

    北方就得是进步人士,就得是思想前卫,而南方永远都是顽固不化,行为保守!

    没错,人的确不能被简单的分化,更不可能存在泾渭分明的两派,但电影,就得这么拍!

    北方诛杀的不是同胞,而是那些思想顽固,企图继续奴役黑人的上帝弃民!

    而南方,只会是社会进步的最大障碍!

    为什么?

    因为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啊!

    你在别人的地盘上骂那些当权者不好?

    你在刻画南方游击队凶狠残忍形象的同时,也让那些开明善良的南方人死在北方人的屠刀之下?

    别拿什么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这种话来标榜自己,没人听的!

    讽刺就是讽刺,怎么看,那都是讽刺!

    用战争讨论人性,是很多导演都喜欢做的一件事情。

    但讨论人性的前提,必须是站队。

    就像《拯救大兵瑞恩》一样。

    谁都看得出,最后的星条旗就是点题,但谁都没法公开表示,这种煽情,太过刻意。

    更别说,对于被犹太人掌控的好莱坞来说,南北战争中北方的胜利,可是有着极大的意义,因为北方解放了黑人,而他们现在,正在看着这些人发声!

    在这种情况下,Ang Lee的屁股显然就是不正的。

    而这种屁股不正的电影,只有失败这一条道路可以走。

    立场问题从来都是非常严肃的,既然Ang Lee向外界展现了自己与众不同的想法……

    那么,就别怪其他人一起孤立他了。

    “所以我们就来找你们了。”

    在詹姆士-沙姆斯解释完毕后,低着头的Ang Lee终于开口了。

    “六大都不愿意投资,态度最好的索尼也只是表示,等《与魔鬼共骑》上映之后在说。”

    虽然Ang Lee将自己的处境描述的十分凄惨,但凯特却并没有心软的意思。

    即便两人之前合作过,她对Ang Lee的感观也不错,同样,她还觉得《卧虎藏龙》能盈利,而罗兰之前也和Ang Lee有着数次合作愉快的交易,但现在嘛——

    她不准备帮Ang Lee说情。

    对于她而言,Ang Lee现在的境遇都是自找的,就算罗兰可以投他,而且由罗兰出面,那些犹太人不会对着他死怼,但是——

    他们凭啥帮这个忙?

    罗兰是她的男人,Ang Lee才是外人。

    她会和罗兰走完一生,那又为啥要在开始之时,因为外人去损害自家男人的利益?

    这不是脑子有病吗?

    可就在她准备吞下嘴里的食物,直接替罗兰拒掉这个项目时,依旧在那儿埋头苦吃的罗兰,忽然在下面暗戳戳的踢了她一脚。

    觉得奇怪的凯特扫了罗兰一眼,当她瞧见罗兰持叉的左手不断下压后,明白过来的她扬起了笑容,非常自然的将剧本合起,放至一旁,道:“具体的情况我们也了解了。”

    “是否投资,我们得回去看完剧本之后,再做决定。”

    虽然凯特的回应非常官方,但好歹没有拒绝。

    二人不好多说,于是便点头,应承了下来。

    由于讨论了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所以之后用餐过程中,包厢里的气氛,那可是相当的沉闷,再加之各怀心思,所以草草吃完之后,双方便相互道别,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看着那逐渐远离,最终消失不见的车身,觉得希望可能破灭的Ang Lee问:

    “你觉得他们会同意吗?”

    “难。”詹姆士-沙姆斯实话实说,“罗兰毕竟是史蒂文的学生,他只会站史蒂文的立场。”

    “是吗?”Ang Lee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表示了解。

    “哎……那接下来,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在来之前,Ang Lee就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而现在,只是将幻想印证成现实罢了。

    而就在他已经做好了几天之后接到拒绝电话的心里建设时,回到酒店的凯特则迫不及待的想要搞清楚罗兰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