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论坛-ope竞猜app

天籁小说 > 玄幻小说 > 带着武馆做农女 > 290 流水的日子
        安必孝的伤口已经脱痂,双脚能落地慢慢儿在院里走一圈路,双手能抓握轻小东西,其实用不着再喝药了。

    不过,这是吴太医的一番好意,李华琢磨着,即便不回去参加吴家的喜宴,也得准备点贺礼专门恭送。

    “给万岁捎书册回去吧,还有自家作坊新出的下饭菜,这是豆腐乳,平时可以吃点儿。这是臭豆腐,看看他能受得了这个味道不?受得了也不适合上朝前吃,得漱口刷牙……”

    李华拾掇出回礼给来喜一一交代,书册就是她亲手记录的夫妻二人合作的《西游记》后续,送给小皇帝先睹为快,也省了进宫再讲一遍故事的程序。

    不过,她想逃懒的目的很难达成,来喜公公说小皇帝还惦记着《天龙八部》《倚天屠龙记》呢……

    这是要把她生生逼成一个当世大作家的节奏啊!

    “劳烦回复万岁徒弟,叫他在京城好好学习努力工作,我人暂时不回去,但是肯定给他把那几个故事的后续写出来。”

    没办法,买不到后悔药,只能一本一本自己造。

    李华送走了来喜,眼神落在安大将军的手腕上,火热热的。

    如果他的手能够活动自如了,自己就可以只动嘴讲故事,记录和润色定稿的工作全丢给他,咩哈哈……

    大将军被看的浑身着火似的,在轮椅上练习高抬腿都抬不标准,脸又热又红。

    小媳妇看自己的眼神就像在边关急行军时军卒看到肉……

    李华还真是想到肉了,抬手捏捏大将军的红脸蛋,很诚挚的道:“来喜还送来了宰杀好的半头牛,今天给你炖牛蹄筋吃,咱们以形补形,你一定要多吃些。”

    必须严格按照媳妇的要求做轻柔限量限速的活动,再加上各种名头的营养补给,安大将军明显比之前细腻圆润了……

    这是真被当成丈夫来养。

    安大将军内心暖暖,点头:“好,咱们回家。”

    “回。”

    轮椅启动,一道模糊的认知在安将军脑海中掠过,媳妇好似从来不说“回家”这两个字。

    是因为他们现在回的其实是潘师父的家吗?贺礼都在潘师父家放着,夫妻二人吃饭或者待客也基本上在这边。

    不然,小宝会闹的。

    这孩子白天晚上都跟着潘师父一帮人,就指望吃饭的时间跟大哥和师父在一起腻歪腻歪,如果被丢下,石头能忍,小宝不能,不知道谁教的,学会“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手段了。

    其实晨练的时候大家也能近距离接触,李华对几个亲近的小徒弟格外关注,安必孝也会多加指点,但是宝二爷说那个不算,没有家的气氛……

    不单单是小宝犯了犟劲儿,最好脾气的石头也露苗头儿,他的腿伤没多大问题了,就是走路的时候会一瘸一拐。反正是暂时的,拄个拐棍就能四下里晃荡,可偏偏他不肯在出门的时候放弃轮椅,只在练功的时候,才肯双脚落地。

    粗神经的李师父,实在想不透自己这两个徒弟脑子里琢磨的什么,偏偏一个两个的,看向她的眼神里都带着委屈,她那颗老母亲般的心立刻就软了,只能对他们更好,更依顺。

    相比来说,刘依依这个徒弟更加独立,从来不多说什么,能自己处理好所有的关系,包括,一直没放弃试图找到她这里来沾些便宜的刘二凳夫妇,刘依依都能处理得云淡风轻。

    刘依依的几个妹妹,现在也被姐姐保护起来了,大凡刘二凳夫妻想打卖闺女的主意,刘依依说了,就敢到他家把房顶揭了。

    照这个节奏,李师父的亲传弟子中间,阴盛阳衰是肯定的了。

    不过,这几个徒弟最羡慕的,还是那条憨狗,因为每次从山上下来,狮子头总能被容许进入夫妻二人的府邸,且再出来的时候,总是毛发蓬松油光水滑,明显是被侍候着洗澡桑拿带理发一条龙服务。

    这事儿别人都羡慕不来,叽叽咕咕的结果就是,李师父定了新的规矩,如果这几个徒弟在潘师父的教导下,学业为优,武功也是最好,造玻璃还能造出更完美精致的器皿,那么,就能被允许到那座神秘的宅院里去参观一次,还可以加一顿夜宵。

    这段时间暗十五卖了不少力气,替李华教导徒弟武艺,陪着朱果视察各部分买卖,表现的确实可圈可点。

    而且,人家不想要去参观李华夫妻宅院的权利,暗十五再次提出,要和朱果成婚。

    “你是看着我成了亲,羡慕的流哈喇子了吧?”李华觉得有些打脸,自己比朱果的年龄还小呢,已经算是迈入了婚姻的殿堂,可不好意思再继续阻拦别人。

    “你们自己商量着来吧,我只能建议晚两年要孩子。”

    她这边点了头,那两人立刻着手拾掇起暗十五的房子,跟朱果家中间的那道墙完好无损,暗十五已经放弃了想通开的做法。

    吴太医女儿的婚期到了,李华送了一身毛衣毛裤。是大土二土麾下的巧手村姑编织的,有松紧性,不用担心吴太医的女儿穿不下去。

    安必孝劝她进皇城参加婚礼,留下他自己就行,还是被李华否定了。她现在很享受两个人在一起同进同出的美好生活,分离半天都舍不得。

    暗十五和朱果作为李华和安必孝的代表,去出席婚礼,顺便涨涨办婚事的经验,毕竟从李华这里没学到什么有用的。

    回来的时候一脸喜气,还带来一样神秘的礼物。

    “吴太医说,你见到了这药物就能认得,是他好不容易研究出来的。”

    李华确实认得,从吴太医包裹里还系着一缕半白半黑的头发,就能猜测出来,这是他研制出来的纯天然的染发膏。

    用指甲花调制出来的,吴太医注明颜色还有点发红,上色也不如李华之前给的药膏持久,洗上三四次就需要重新染。

    这已经很不错了。李华原本还有些遗憾,失去了武馆,失去了从商场里任意取用东西的福利,万一吴太医和太后娘娘那里再需要染发膏可怎么办?现在算是弥补了空白。

    “这笔买卖可以做,而且有意义。”李华提笔给吴太医写信,“包装的问题我来解决,我们可以用新烧制的玻璃瓶子,比你用木头盒子盛放更容易清洗和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