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论坛-ope竞猜app

天籁小说 > 修真小说 > 赤心巡天 > 第二章 约战
        “你要做什么事情?”重玄胜问。

    刚刚从外面走进来的十四亦投来目光,显然也有些好奇。

    现在的十四又重新穿上了全身甲,将娇柔可爱的身形藏在钢铁之内。

    饱经折磨的负岳再也无法修复了。这具新甲当然不如负岳那么可靠,但也是重玄胜重金请锻造大师打造的。

    相对于负岳甲,要更小巧一些。

    之前或许是出于威慑力的考虑,十四总是把负岳甲撑得很高大。

    姜望看了重玄胜一眼,目带询问。

    十四其实是一个可爱的姑娘,反正临淄现在差不多都知道她的真实样貌了,好像没有必要仍把自己遮得这样严实。

    重玄胜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

    看来是十四自己不愿意。

    在漫长的时间里,钢铁盔甲带给她和重玄胜很多安全感,要彻底脱下盔甲,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你帮我约战雷占乾。”姜望随口说。

    他和雷占乾的梁子早已结下,并且从后续来看,雷占乾并没有恩消怨解的意思。

    尤其这段时间,姜望一举击败王夷吾,声名鹊起于齐国贵族之耳。他在七星楼秘境就于一众强者之中夺魁的事情自然也被人热议,雷家的人便有意无意的表明态度。无非是旧话重提,说些姜望手段不干净之类,明显是想通过踩姜望抬高自己。只是终究顾全雷家的名望,没好意思直接约战刚入内府的姜望。

    雷占乾不好意思,姜望低上一个小境界,却没有那个顾虑。

    冤家宜解不宜结,但既然结了,那就解决掉,解决好!

    雷占乾这等人物,自身天赋足够,又背靠雷家,还有姜无弃的关系在,未来长远,早晚一飞冲天。

    而姜望要做的事情,就是让他永远飞不了太高,让他冲不了天,打掉他独占乾坤的自信!

    他不是口口声声宣传七星楼秘境之行,纯粹是姜望占了便宜、耍了阴谋么?

    那就公开约战,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他把话吞回去。

    以重玄胜的智慧,自然明白姜望的想法,并且他也很认可这种处理方式。

    但他还是语带提醒:“你以前可没这般张扬。”

    这种公开约战所引发的关注度,远不是之前姜望与王夷吾在无声斩首令范围内的厮杀可比,那场战斗除了重玄胜之外没有观众。

    而事后凶屠出头硬顶大齐军神的压力,吸引的也只是临淄顶层人物的目光。更多的关注,都被北衙所阻隔。

    便纵有激烈舆潮,也只在暗地里涌动。

    这一场约战却不一样。

    公开约战就意味着,这一战将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里,任何人都可以来观战。交战双方若没有强烈的自信,都不可能同意这样的事情。

    一方是早就成就内府、摘下雷玺神通,被许为雷家千年未有之天骄的雷占乾。

    一方是据说击败了王夷吾,从天下第一腾龙的位置跃升内府,第一府就摘得神通的姜望。

    重玄胜完全能够想象得到,这场战斗将会引起多么大的热议。

    姜望只笑笑:“实力不足时放的狠话,实力到了就应该实现它。”

    当时在七星谷,雷占乾说他区区一个腾龙境,是仗着重玄家上不了台面的手段,才占了一点便宜。

    而他当时回应的是,如果他在内府境,雷占乾跑都跑不掉。

    姜望说过的话,怎么可以不做到?

    当然,也是为了在临走之前,为重玄胜再造一番声势,这番心思就没必要说出来了。

    “行!”重玄胜没有问姜望哪来的把握,只一口答应:“不过约战得缓两天。”

    “怎么?”姜望问。

    重玄胜得意洋洋地打起算盘:“我这两天先买下一处演武场,稍稍装饰一下,弄个墙围起来。约战地点就定在那里,到时候收点号牌钱,凭牌入场!一个人我收他十颗道元石!这可是天下第一腾龙跃升内府后,在人前公开的首战!我再宣传宣传王夷吾被你打得有多惨……临淄人肯定都很想看!”

    姜望:“……”

    真是掉钱眼里去了!

    姜望一脸鄙夷。

    右手却很诚实地展开,比了个五。

    五五分账总是要的吧!

    重玄胜嘿嘿一笑:“没问题!”

    ……

    约战的地点,最后定在无敌演武馆。

    瞧瞧这名字。

    据重玄胜所说,这名字取于他和姜望在太虚幻境的化名,代表这是他们两位挚友的共同事业,也代表着他们的伟大梦想。

    说是“馆”,其实就是一处露天演武场。临淄这样的地方,修行者非常多,但有了矛盾也不能随时随地就开打,北衙可不是吃素的。

    所以演武场到处都是,不怎么值钱。

    重玄胜疏通关系买下来,连夜赶工在外围加上一堵墙,就好意思堂而皇之以“馆”为名了。

    “这么大的演武场,这么宽敞的位置。沐浴着和煦的阳光,欣赏着精彩的超凡战斗,还有穿堂过巷的风,自由吹拂……收他一个位置十颗道元石,不过分吧?”

    重玄胜站在演武场上,大手一挥,气势十足,仿佛君主在巡视自己的王国。

    演武场本身的规格就很一般,而看客的位置都在重玄胜用围墙圈下的地盘里。

    所谓的“座椅”,就只是木凳而已,别说垫子了,连个摆茶水的地方都没有。

    而且这处演武场距离余里坊很近,差不到五里地……它原本的价格可想而知。

    就这么个破地方,一个人收十块道元石,还不过分?

    姜望正要痛斥这无耻之徒,转念想到,自己好像能从中分到一半……一切豁然开朗。

    正直的姜姓少年,于是沉吟着点了点头:“嗯,不过分。”

    可惜姜某人脸皮终究缺了点火候,过了一会,还是转道:“不过……你搞得吃相这么不好看,恐怕会让人说闲话。”

    重玄胜笑了笑,意味深长地道:“人总是要有缺点的。”

    这话越咂摸越有意思。

    但对姜望来说,知道重玄胜自己有所考量便行了。这胖子总是不会吃亏的。

    他撇了撇嘴:“搞半天你就投入这么点,就这几块破砖,几个木凳,还跟我五五分。我可是要上场打生打死的!这事怎么越想越觉得亏本呢?”

    “姜望贤弟啊,你这么想就没意思了。”重玄胜板着脸批评道:“显得很庸俗!”

    ……

    找人准备战书送去雷家的事情,自然就都由重玄胜办妥了。

    姜望只提了一个要求,就是希望措辞有气势一点。

    他的本意是希望慷慨激昂,挥斥方遒,制造类似于双方英雄惜英雄,决战临淄之巅的这种气氛。传出去也是一门佳话。

    但他不知道的是,战书送过去变成了——

    “姓雷的,听说上次七星楼秘境你很不服?到处上蹿下跳,为自己盖遮羞布。来来来,十月二十四日,临淄无敌演武馆,谁不来谁是龟孙子!这次打到你认,打到你服!”

    好家伙。据说雷占乾看到战书后,气得头顶冒黑烟,连夜就从雷氏族地赶来临淄了。

    而十月二十四日,如期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