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论坛-ope竞猜app

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小七的捉妖日常 > 第一百二十九章:蓟州州主


    “就是这里了。”

    小七一眼看去,却只见是一片竹林。

    胡伯看小七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就在里面,你进去就看到了。”

    小七看了眼胡伯,随即有些忐忑的走了进去。

    要是胡伯把她扔在竹林自生自灭,那她也自认倒霉。

    竹林,还是竹林。

    小七擦了擦额头还有颈间的汗水,这胡伯难不成真是在诓自己?

    就在小七想要停下来,放弃的时候。

    只见前面两边的竹子快速的移过来移过去。

    小七不由得警惕起来,可是半晌,竹子停下,正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竹屋。

    小七走了过去。

    想不到这州主住的地方还挺神秘的。

    “有人吗?”

    小七站在屋外,半天没有见到除自己以外的其他人影。

    “进来吧。”

    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小七一愣,随即走了推门走了进去。

    这竹屋外观简单,屋内的摆设也很简单。屋内正中是一个巨大的山水画屏风,小七站在屏风前,敛目说道:“在下小七,见过州主。”

    “进来。”

    小七抬头看了眼屏风,只好依言走了进去。

    当她见到屏风后面的人时,震惊的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见到我很吃惊?”此时发出的声音,竟然说女人的声音。

    小七咽了口口水,看着屏风后面盘腿而坐,全身皆用黑布包裹,只留下一双眼睛的女子。

    之所以说她是女子,只是因为她身形纤细,所以断定她应该是一个女人。

    “坐下吧。”

    小七从善如流,在女子对面坐了下来。

    “听说你要见我?”

    小七点头“嗯”了声,随后说道:“是的,我前来是有些事,想要与州主确定一下。”

    州主的声音格外的慵懒好听:“好啊。”

    说完,素手执起茶壶,给小七斟满了一盏茶水,推到小七面前。

    小七道了声“谢”,拿起茶杯抿了一口:“我也不与州主绕弯子,我就想知道,那孩子的来路,州主是否清楚?”

    女子眸中不辨神色:“你想听什么?”

    小七一脸严肃:“我想听实话。”

    女子长吁了一口气:“这样啊,那可就不好说了。”

    小七一怔:“怎么?”

    女子目光晶亮:“没什么。”顿了顿:“那孩子的来路,姑娘想必不也是已经知道了嘛。”

    小七一眨不眨的看她:“那州主的意思是,那是真的?”

    女子半晌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而小七,却是心里一沉。

    “那州主可有办法?”

    女子又是摇摇头。

    小七眉头一皱:“那就要看着自己州里的百姓一个一个的去送死吗?”

    女子叹了一口气,看着小七的眼神中,有着无限的悲悯:“这蓟州若再不出现死亡,蓟州慢慢就会被撑大,最后我的法力维持不住,这里的人,所有的百姓,都将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之上。这样,你还会觉得几个人的苟活,大于整个州所有百姓的生死存亡吗?”

    小七:“一定会有办法的。”

    女子虽然被黑布包裹的很严实,但小七还是在她的眼里看到了笑意。

    “没有办法,此局,乃是死局。”

    小七仍是没有放弃希望:“真的没别的办法了吗?”

    女子看着小七:“没,有。”

    小七低垂着头,如果没有办法破解,就要做选择,是选择让一些人活下来,还是让所有人活下来。

    小七:“那杀了他呢?”

    这个“他”自然指的是那个孩子。

    小七当时也想过,若是这个孩子是主要的问题,是不是除掉他就好了。可她也想过,这个孩子既然是州里百姓的恶,会不会除掉他只能换来一时的安生,还会不会卷土重来。

    女子直直的看着小七:“如若,这个孩子是你的名门呢?”

    小七一震:“命门?”

    女子:“那样你还想要杀了他吗?”

    小七低头想了半晌:“我的命跟所有人的命相比,不重要。”

    “可你的命,还不能没。起码现在还不是时候。”

    小七眉头紧锁。

    女子眼中的光渐渐隐去,忽而下了逐客令:“你走吧。”

    小七看着她:“既然如此,就多谢州主这段时间对我和和尚的照顾,便不好意思再久留了。”

    女子:“你要去哪?”

    小七笑笑:“哪里都好。”

    言下之意,哪里都比这里好。

    小七再次谢过,方才起身大步离去。

    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按照她说的,那个孩子是自己的命门,如果他死了,那她也活不了。

    既然如此,她还有什么脸面再待下去,面对胡伯和百姓。

    倒不如离去。

    只是,她怎么想不通,那个孩子为何是她的命门……

    只好等回去问问和尚,兴许他会知道一些,也说不定。

    唉!也不知道墨颉又去哪了……

    一路上,小七皱着眉头不语,胡伯也是一脸沉默。

    匆匆回到住处的时候,小七便提及了此事。

    小七:“和尚,我要离开这里,你是去是留全凭你自己。”

    本来和尚也是救了她才躲到这里的,没了她在身旁,宸樾也不会拿他怎样。

    “他是和尚,自然有他自己的去处。”

    墨颉的声音从屋外传来,下一瞬便推门进来,一双眼睛警惕的看着和尚。

    小七的目光在二人中间来来回回,也没有看明白这俩人发生了什么事。

    和尚看着小七开口说道:“施主危机重重,出了这蓟州,实在不是好打算,贫僧也为的是秉持正道,与施主应是同行无碍。”

    没等小七反应过来。

    墨颉便上前凶狠得看着和尚,那眼神好似能从中飞出刀子一般。

    “臭和尚!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最好离她远一点儿!”

    小七扯了扯僵硬的嘴角:“你们别,”

    墨颉:“你闭嘴!”

    小七悻悻地闭上嘴巴。

    墨颉接着说道:“你别以为你心里动着什么心思我会不清楚!”

    子觉和尚:“贫僧不知。”

    墨颉冷笑一声:“你一个出家,了却红尘的和尚,竟然恋上一个女子!此事若宣扬出去,其不备三界笑掉大牙!令师若是知道了,恐怕你连和尚都做不得!!”

    小七震惊的看着墨颉。

    只见和尚低着头,脸上没有仍然没有什么多余的神情,手里不住地捻着佛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