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论坛-ope竞猜app

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兰若蝉声 > 第八十九章 神功有瑕求斧正 宿债无头问根由(中)
    苏七间邪魅一笑,

    她的面容僵硬毫无表情,但是略微抽动的嘴唇和盈盈的目光,还是能让人感觉到那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华阳先生但说无妨。

    当日我功邪发作,险些丧命,全赖先生妙手方得残喘。

    对于先生的人品手段,妾身自是信得过的。”

    “贫道是想深入了解一下这套功法,

    如何修炼,是何作用,有无成功先例,

    为何檀宗有这么多人甘冒奇险修习此法。

    若是可以从根本上找出这套功法的问题,不但可助你克服功邪,届时在武学一道也必然更有精进。只是……”

    苏七间听到这里,已经明白,

    陶弘景这是怕眼前檀宗诸人误会他觊觎宗门秘法。

    七间修习的这套功法,自然是檀宗秘传的玄奥法门,

    门派终究有别,当时的江湖对此还是相当看重。

    苏七间见他为难,索性便接过话头,替他说了下去,

    “这事情妾身却是做不得主。

    我所练的这套功法是檀宗秘传的呼吸吐呐法门,据说对发力以及速度的瞬时提升有奇助。

    当年檀石槐大君便是籍此功笑傲关外。

    只是这套法门有个缺点,在行功时面部的血液流动会受到影响,呈现青紫之色。

    檀石槐大君所谓‘紫气东来’的名号,便是因此得来。

    自古门中修习此法者必须经过宗主或者五祭酒首肯。

    当年齐罗就是因为偷学了这套功法被看破,最后不得已退出宗主竞争。

    檀宗对这套功法看得极重,因此是否可以向先生口授,

    一切还须由檀君定夺。”

    七间美目流转望向庆云。

    庆云心中苦笑,原来这宗主的职位就是用来背锅的呀。

    不过他心中明白,苏师姑做得并没有错,

    将本门秘笈向外人公开,这口锅她背不住,

    只能由他这个新任宗主来背。

    于是庆云点了点头,

    “无妨。

    吐呐一道,华阳先生乃是大家,

    如果他愿意斧正此功,对我檀宗说不定倒是一桩好事。”

    苏七间见庆云允了,便将那套吐呐法口述,又复讲解了一遍。

    陶弘景听得仔细,时而低头沉思,

    等到七间说完,他忽然问道,

    “除了檀石槐,贵派是否还有人将此法修到大成?”

    七间点头道,

    “自然是有的。

    本门王氏家主王敬则所修习的紫霞神功,其实便是同一套功法。

    我也曾经向王紫霞讨教过功法上的一些问题,

    但可能是因为王敬则生而紫胎,天赋异禀,

    我所碰到的凶险,他都没有经历过。

    所以并没有从他那里学到什么有用的经验。”

    “嗯,这套吐呐功夫主要走的也是瞬间提振气血运行的路子。

    血液将阳气运送到全身,为瞬间爆发提供可能。

    但是功法对于气血在面部脉络的导引似乎有一些问题,会造成淤紫,肿胀,压迫经络产生痛感。

    那王紫霞可能是在出生时就遇到了同种问题,所以在生长的过程中经络产生了适应性变化。

    但是眼下要解决苏女侠的问题,就要从气血运行的路径和顺序做文章,降低行功对面部产生的压迫。

    贫道也需要试练一下,才能找到其中关键。

    庆宗主,苏女侠,事出从权,望勿见怪。”

    当世武学大家,于吐呐一道最有心得的,自然首推陶弘景与觉法二人。

    庆云信任华阳先生的人品,知他没有必要贪图檀宗这些不成熟的功法路子,便也无可不允。

    庆云之前在兰若寺经觉法指点,略微碰到了一些吐呐导引的门槛,但毕竟涉猎不深,这时便趁机与华阳先生,苏七间交流起修习吐呐法的好处,

    “我曾经听兰若觉法大师说起吐呐的一些基本原理。

    主要是通过吐呐,冥思和感知产生对气,血,精,神的引导。

    从而产生极限爆发或者增益。

    我本以为这种修习都应是有益的,

    今日听来,这其中似乎还有些许凶险。”

    陶弘景捋须笑道,

    “何止是些许的凶险?

    气血,精神,乃人之根本。

    调节得恰到好处,可以增益其所不能。

    但是若调节不得当,也难免会有性命之虞。

    晋代练气士喜服五石,

    以钟乳,紫英,琼英,石磺,赤石混合。

    这五石散的功效可以令人浑身燥热,血液运行加快。

    但是以药力催运气血,不利静心冥想,因此血溢黄庭而暴毙者比比皆是。

    (血溢黄庭,今谓脑溢血)

    后来道家主张清净,弃药石金丹这等旁门左道,专心静养内丹。

    内丹对人体的调节没有那么凶猛,但也并非毫无凶险。

    曾经有一名练气士,自创了一套极了不得的功法,

    可以将肾精(肾上腺)瞬间提振,血行同时加速,人的力量速度可以在一定时间内提升至筋骨所能承受的极限。

    可是他练功日久,发现督脉(背部脊椎经络)出现严重壅塞,

    气血与经络夺路产生幻觉(压迫迷走神经),

    再加上肾阳过盛,时常邪上脑,思彼淫事,几致疯癫。

    他为了压制走火入魔得风险,毅然为自己去势,却也成了一代大家。

    只是那套功法,便再也没有人敢碰咯。

    但是正因为他的失败,练气界才出现了任督二脉须相通,以循环化壅塞的理论。

    道家所谓易筋洗髓便是以任督贯通为标志的。

    能够将二脉贯通者,对气血的运行便有更深一层的掌控,

    在同等身体素质下,速度力量都会倍增。”

    庆云听得是云里雾里,

    他对炁功吐呐的理解,显然还到不了这个程度。

    华阳先生似乎也看出了他的迷茫,又接着建议道,

    “庆宗主似乎对吐呐法门也有些领悟,只是尚不成体系。

    我看不如这样,

    这套紫霞神功本来就是檀宗秘笈,你我可一同修炼。

    在最初的阶段,此功有益无害,

    只有日积月累,功臻大成时分,才可能会遇到苏女侠和齐罗所面临的那等凶险。

    不过到了那个阶段,贫道应该也已经想出些办法,规避此节了。

    贫道与苏家交往日久,

    在苏女侠练功入邪之前,曾经见识过这套功法的玄奇。

    此法路数奏得也是玄门正宗,不在我道家秘传之下。

    以庆宗主的天赋,若能得功法圆满,来日必可登宗师之阶。”